主黑乔忘羡长顾 看我不顺眼就走
更新随机掉落
基本不写短篇
其他看置顶吧

【忘羡】错乱(3)

。emmmmm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感觉怎么看怎么怪 等会看着码码4吧

。算是个小过渡吧

。三对忘羡的称呼
重生后的羡羡和汪叽——魏无羡和蓝忘机
老祖羡和那个的汪叽——魏婴和蓝湛
求学时期后的羡羡和汪叽——小魏婴和小蓝湛

。主剧情向 感情戏少 因为我不会写(。

2走这儿









3.

最后还是随便分了一下,小魏婴同小蓝湛,魏婴同蓝湛。

那两间内室在寒室和静室之间,更偏向静室一些,倒也是方便了魏无羡随时去看看那四个小的。

但是现在那两间内室还在整理,四人还无法入住,蓝忘机和蓝曦臣去找蓝启仁说这件事了,留下了蓝思追和魏无羡带着这四个人。

他们带着四人随便的逛了逛云深不知处,中途还遇到了蓝景仪,拉着蓝景仪解释了一通之后,也一同逛了起来。

最后,几人顺路来到了蓝忘机养的那堆兔子那里。

如今看来,兔子也已经多了不少,也不知到底是怎么回事,魏无羡也只是听说是后来生的。

小魏婴一看见兔子就兴奋了起来,跑了过去,吓着了这群兔子。

但兔子们似乎都并不抗拒他似得,往他旁边蹭了蹭。

小魏婴抓起一只混在了白色兔子之中的黑色兔子就抱了起来,朝着小蓝湛笑了笑。后者慢慢的走了过去,结果所有的兔子就跑到了他的脚边。

没想到小时候的蓝湛就这么受兔子的欢迎。

魏无羡感慨道。

蓝湛倒是用余光看了看周围,似乎是在看些什么,魏婴就没那么好兴致了,他就死死的盯着小魏婴和小蓝湛看去,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魏……”

“诶喊错啦景仪。”

魏无羡立刻拉着蓝景仪和蓝思追到了一边,纠正了一下。

“景仪,要叫莫前辈。”

蓝思追也一同纠正,只剩下蓝景仪一脸蒙逼的看着两人。

“怎么突然换回这个名字了?”

“这不是玩玩他们吗。”

魏无羡嘻嘻笑道。

两人皆无奈,果然还是魏无羡的风格。

随后,蓝景仪就看着小魏婴和小蓝湛,蓝思追则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看着那边的魏婴和蓝湛。

魏无羡注意到了,便问道:

“小思追怎么啦?”

“没……就是觉得在那个时期的魏前辈好冷淡啊。”

蓝思追看了一眼突然提问的魏无羡,随后又继续看向毫无动静的魏婴和蓝湛。蓝湛看着与兔子一起的小魏婴和小蓝湛,眼中似乎有一丝丝的波澜。

可再看魏婴,他依然握着手中的陈情,双手环胸,紧紧的盯着周围时不时路过的一些蓝家弟子。

一副警惕满满的的样子。

“平时魏……莫前辈你和含光君秀恩爱整个云深不知处都知,怎么以前看上去关系那么差。”

魏无羡摇了摇头,道:

“毕竟当时已经是夷陵老祖多年,仙门百家对我喊打喊杀,谁知道蓝湛那个时候一直说要把我带回云深不知处是要干什么。如今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来了,怎么可能放下心来就这样观光。”

两人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魏无羡他完全看得出来,魏婴紧绷着的情绪已经快要绷不住了,若是再一个不小心刺激到,谁知道会不会血洗云深不知处呢。

他也注意到了,有些想往蓝湛那边靠的兔子却因为魏婴站在了他们的路线之中,而不敢靠近。

忽然间脚底一沉,感觉有什么东西抓着自己的脚底,魏无羡低下头,一只黑色的兔子趴在了他的脚边。

魏无羡认得这只黑的,他平时闲着没事逗兔子的时候,这只黑色的总是往他身上靠,和其他白色的兔子完全不一样。

他抱起了那只黑色的,胡乱的揉了揉。

然后又是感到脚底一沉,一只白色的兔子也抓上了他的鞋子。

蓝思追微微一笑,一旁的蓝景仪则轻声感慨魏无羡也有招兔子喜欢的时候,魏无羡揉了揉两人的头,放下了黑色的兔子。

轻声的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警惕最高的魏婴快速转过头看去,随后蓝湛、魏无羡和蓝思追才看去,那两个小的和蓝景仪最后顺着所有人的视线看去。

所有人这才知道原来是蓝忘机已经同蓝启仁商量好过来找他们了,如果再仔细的看,他的手中,竟带着一个食盒。

一股辣菜的香味飘了过来,魏无羡一愣,竟险些笑出声来。

一旁的魏婴眉头一松,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向了蓝忘机。小蓝湛和蓝湛介是诧异,用着一种不敢质疑的眼光看着他。

魏无羡迎了上去,看了一眼食盒,嘻嘻笑道。从他手中拿过了食盒,站到了一旁。

蓝忘机走到了蓝湛的旁边,颔首,蓝湛也回了一礼。随后,蓝忘机看向了蓝思追和蓝景仪。

两人知道了,应是内室整理完了,是该将四人带去内室了。

蓝思追走到了蓝湛的旁边,微微对着两人行了一礼,随后开口道:

“魏前辈,含光君,内室已经整理完毕了,我现在就带两位去内室。”

魏婴在蓝思追对着他行礼的时候,有一瞬间是愣住的。

因为太像了,和他所护的那些温家人里的那个小孩。

“……麻烦你了。”

许久不开口的魏婴终于开口,蓝思追对着他笑了笑,随后转身对着兔子堆之中的小魏婴和小蓝湛亦是行了一礼。

“小魏前辈和小含光君也一同前往,两间内室虽不是连在一起,但也都很近。”

这下小魏婴才放下了手中的兔子,快速的跟上了准备离开的蓝思追,小蓝湛也缓缓跟了上去。

蓝景仪也跟了上去,留下了魏无羡和蓝忘机站在原地。

魏无羡拎起食盒就闻了闻,一股辣味忽的传来过来。魏无羡瞬间笑了开来。

“蓝二公子竟还下山特地为了我买了饭菜呐。”

魏无羡将手指抵到了嘴边,做出了一脸不可质疑的表情,看向了蓝忘机。后者竟像是习惯了一样,没有理会他这样的动作。

“回静室,我去藏书阁。”

蓝忘机略过魏无羡,走向了同方才离开的众人的反方向。魏无羡竟看到了蓝忘机微微染红的耳垂,暗自笑了笑。

他知道蓝忘机是去藏书阁查看为什么会这样的原因,便也不打算跟上了。

随后他跟上了其他人,打算回静室。



魏婴和蓝湛跟着蓝思追来到了那间已经整理好的内室,随后蓝思追就对着两人说如果有事就可以来来找他或者直接去静室找魏无羡和蓝忘机,随后就离开了。

两人一人站在了门口,一人站在了桌子旁边,就这样看着。

魏婴想要现在就直接躺在床上睡觉,但是无奈蓝湛还在这里,他竟然也无心睡觉。

今天本来在来到云深不知处之前,自己就险些失控,现在又过于紧张,已经身心疲惫了。

蓝湛依旧是盯着魏婴手中从未放下过的陈情,若有所思。

最后,蓝湛竟直接离开了内室。

魏婴倒是奇怪,他看向了被关上的内室门,越走越远的的脚步声也马上就消失了。

他走到了床榻边上,看了眼床的大小,就直接坐在了床榻边上。

说起来也不知是不是习惯,他竟然直接就靠在了床榻旁边,坐着睡着了。

黑色的人影又忽的出现在了门外。




小魏婴和小蓝湛跟着蓝景仪来到了另一间静室,同样是说了有事可以找他们,随后就离开了。

小魏婴倒是仔细地看了看内室的配置,该有的都有,甚至还有摆放琴的地方。

他们看向了那一张床铺。

那床铺看上去有些小,但是两人挤挤还是挤得下的,随后他看向了一旁的小蓝湛。

他记得蓝湛并不喜欢同别人接触,这样两人还得必须挤在一起睡觉的话,会不会他会很嫌弃?

“诶……蓝湛,只有一张床了,只有我们两个挤挤了。”

小魏婴挠了挠头,担心的看向了小蓝湛。

小蓝湛的表情倒是凝滞了一下,他看向了尴尬的笑着的小魏婴,随后轻轻的叹了口气。

“无妨。”

???

小魏婴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把无妨听成了无聊。

“真的无妨?”

他忍不住再问了一遍。

只见小蓝湛微微的点了点头。

“说起来,我有点好奇二十年后的我什么样了。”小魏婴一屁股坐在了床榻上,看向了小蓝湛。“刚才那个几年后的我看上去好冷淡。”

小蓝湛微微点点头。

两人都感觉得到,魏婴身边的怨气十分之重。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他自己会这样接触如此之重的怨气。两人竟一时想起了当时的第一堂课。

自己天真的讲着,怨气为何不能为人所用。现在,竟是为自己所用。

真是有些让他难以言喻。

多想无用,这样一来小魏婴倒也有些累了,一下就躺下了,准备睡觉样子。

小蓝湛则是拿起了一旁的书,看了起来。

然后小魏婴坐了起来,看向了正在看书小蓝湛。

“你先睡无妨。”

随后小魏婴便也安心躺下。

tbc.











其实是想写老祖能被二哥哥安慰(。)

就一直很想看这样的场景 老祖羡是真的好看呜呜呜

想看他被二哥哥宠(再次

4走这儿

评论 ( 8 )
热度 ( 154 )

© 神秘女孩的秘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