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黑乔忘羡长顾 看我不顺眼就走
更新随机掉落
基本不写短篇
其他看置顶吧

【忘羡】仙。(9)

。更新时间基本上在晚上 一般是晚上10点到凌晨2点左右 因为我是现码的

。这章大概就讲的是小辈们吧 可能和忘羡没啥关系 大团子和二团子见面啦

8走这儿












9.

几日下来,夷陵小镇周围的树林竟然多了不少的暴走的走尸,但像是有意识得一样,全都是向着魏无羡所在的地方去的。

这一点魏无羡和魏悠羡早就测试过了,魏无羡在哪里,哪里靠近乱葬岗的地方就会有暴走的走尸存在,无一例外。可魏悠羡又去其他地方,甚至云梦、姑苏、清河和兰陵,都没有走尸出现的情况。

魏无羡的笛声无法操控,应当是其他什么人所控,操控走尸本就是先到先得,这些走尸全都来自乱葬岗,是有谁事先去了乱葬岗,操控了这些走尸。

然后再疑惑的是,现在他可没有听说什么操控走尸很厉害的人物出现,若是有,应当是早就传入他的耳中,就算他不知道,魏悠羡在去了四个地方的时候,也应当听说过。

可惜了他现在不能离开夷陵,不然就去找江澄商量对策了。

魏无羡心想道,随后拿起了早就被魏悠羡放在了桌子上的苹果。魏悠羡出门了,说是去除新的走尸,因为方才温宁才告诉两人又有走尸再往这里靠近。

而温宁这个时候正在房间里看着魏无羡正吃着苹果。

“温宁,别这样看着我。”

“公子,我又不能吃,也只能看着你吃。”

温宁摇了摇头,继续看着他。

阿琳这丫头……真是把我当宝了。

魏无羡摇了摇头。

这几日只要发现有走尸,魏悠羡就会出去除走尸,绝不给魏无羡说话的机会。

果断的像她爹一样。

咦。

她爹……到底是谁。

魏无羡咬了一口苹果,又思考了起来。他伸向了袖子之中,拿出了一块蓝家的通行玉令。像是知道魏无羡终于肯把他拿出来看看似得,玉令竟在一瞬间闪了一下红色的光,和白色的玉令实在是不搭,可他却很喜欢这样的光芒。

“温宁。”

“怎么了,公子?”

“走,我们去找阿琳那个小丫头。”











魏悠羡只身一人来到了温宁告诉她的森林当中,有些晃悠的身子被她硬撑着来到了这里,手中握着随便,警惕的看着周围。

她有些发烧,但她并没有告诉魏无羡,她可不愿意让魏无羡担心自己。而发烧是在去了云梦之后才开始的,幸好云梦是最后一处她要去的地方,不然可就支撑不了她回到夷陵了。

她环顾四周,腰间似乎什么东西在窜动着。

魏悠羡低下头去,却看见了被挂在她腰间的那管黑色的笛子。

她这才想起来她还带了黛闺,红蓝双色的穗子挂在了黑色的笛子上摇曳着,因为黛闺的躁动。

黛闺是魏悠羡在五岁那年,在遇见魏无羡前两个月江厌离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因为魏悠羡在满月时,魏无羡同江厌离和江澄一起为她办了一场抓周礼,当时抓的就是魏无羡的陈情。

后来,魏悠羡也真的对笛子表现出了喜爱,而且她天赋极高,几乎是过目不忘,于是后来江厌离带着她找到了蓝家。蓝家有一些笛修的长辈,学了几日,便回来了。

理由是她学的太快而且效率又好,几日便全都记牢,连一些难学的曲子都牢牢记住,倒背如流。

后来跟着魏无羡了,更是将魏无羡平时吹的驭尸的号令全都记了个遍。可只有一曲,她吹了之后,毫无反应,只引来了本来没找到她的魏无羡。

她到最后也没有搞清楚这一曲是什么,但魏无羡也不记得了,便随便脱口一出,说它叫忘羡。

突然一声凶尸的吼打断了魏悠羡的沉思,红光一闪,随便出鞘,便向着森林刺去。片刻,随便又回来了,毫发无损。

随便并没有刺到凶尸,应是因为自己发烧着,感应低了些。魏悠羡如是想到,做好了凶尸再下一次吼叫的时候一下次中的准备。

但是,这准备无用,因为凶尸,早就安静的冲了过来。而发烧的魏悠羡又怎的会注意凶尸的脚步声?

一直到凶尸已经冲到了她的面前,她这才反应过来。可她这个时候偏偏烧得厉害,已经无心去御剑和躲避了。

正当她以为自己要死在凶尸手上之时,两道剑光便已经将这个向着他冲了过来的走尸给大卸八块了。剑光一道蓝色,一道金色,放在一起很是好看。

见走尸被大卸八块,腰间的黛闺也没有继续躁动了,便一下倒下,就这样倒在了尸块旁边。

而再等到她清醒的时候,已经回到了魏无羡的房间之中。

她坐起身,环顾了四周后发现没人,盯着桌子旁的随便和通行玉令出奇的很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臭丫头,你还知道醒来啊。”

房门被轻轻打开,迎面而来的便是魏无羡的一顿骂。随后跟着话一起进来的,便是端着一盘水果进来了的魏无羡。

魏无羡将水果放在了床头,随后伸出手就去摸她的额头。

魏无羡喃喃自语着什么“还好不烫了”、“还没烧傻”,却又引的了魏悠羡的一顿反教唆。

难怪师姐说这孩子像极了他,实在是因为她喜欢把麻烦事都往自己身上揽,也绝对不会让自己心中所念之人受到任何自己不想看到的伤害。

魏无羡摇了摇头。

“你烧了三天你知道吗。”

这次魏悠羡难得低着头,没有说话,像是做错了什么事一样,整个表情看上去都是十分的委屈。

看着这样的魏悠羡,魏无羡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毕竟自家女儿是为了不让自己的身份暴露在别人面前,所以才独自揽下所有的活。

至少魏无羡是这样认为的。

他一把抱住了魏悠羡。

“我知道你这丫头不想让我暴露身份,但也不要这样生病了不说,你要是哪天累死了娘怎么办?”

“不是……”

“什么?”

“舅舅说……姨父的伤就是娘打伤的,在娘失控的时候。”

哦他知道了。

她害怕自己再次失控又变得敌我不认。陈情的怨气还是很重的,在那个时候,心智稍微不坚定,理智便会被怨气夺取。但也不是全都夺走,还保留了一丝理智,但迟早也会被夺走的。

而且既然她知道这个了,那她肯定也知道习修鬼道之人,最后的下场都是不得好死。

她真的只是担心自己会在某一日吹笛之时突然死去。

然后,真真正正的留下她一人。

“乖,娘不会失控的,之后都不会的,啊。也不会离开你的。”魏无羡拍了拍魏悠羡的背以示安慰,后者反过来抱紧了他,随后,魏无羡又松开了。“发现你烧倒的是你苑哥哥和金凌,还有两个蓝家的弟子。”

语毕,随后外面便传来的敲门声。

“魏前辈……我们能进来吗?”

是一个少年的声音,魏无羡抬起头,应了一声之后,放开了魏悠羡,打开了房门,四个少年便拥了进来。

最先进来的是一个蓝家弟子,也就是魏无羡跟魏悠羡说的她苑哥哥。他现在叫蓝愿,字思追,是在原来的温苑。这也是魏无羡后来才知道的,在一次蓝思追前来看他的时候,认出来的。随后他这才知道,原来当时他是被蓝曦臣带回了蓝家,改了姓取了字。

蓝思追自然认得魏无羡,魏无羡可几乎说是他的救命恩人了,他又怎的可以不记得。

第二个进来的,也是一个蓝家弟子,是从蓝思追进入蓝家之后,一同同他学习的一名嫡系弟子,叫蓝景仪。

随后,进来的便是金凌,最后才是那第三位蓝家弟子,蓝梓昭。

本来蓝思追、蓝景仪和蓝梓昭只是奉命来调查乱葬岗的走尸一事的,在中途遇到了听说有很多走尸的金凌,然后四人结伴前来。

谁知四人一来夷陵,便看见了即将要被凶尸攻击的魏悠羡,金凌和蓝思追便一起出手,将凶尸大卸八块 救下了魏悠羡。结果,魏悠羡直接昏倒在了原地,蓝思追立刻带着她找到了半路上出来找魏悠羡的魏无羡和温宁。这就是为什么她醒来的时候,是在魏无羡的房子里了。

“阿琳,你好多了吗?”

“苑哥哥,金小公子。”

“怎么对我就这么冷淡。”

金凌不满的哼了哼,也不再说些什么了。

“对了,阿琳,以前我来找魏前辈的时候你都不在,也没能把他们给你介绍一下。”蓝思追指了指蓝景仪和蓝梓昭。“他是蓝景仪,我们两个经常一起活动的。他是蓝忆,字梓昭,是含光君的孩子。”

魏悠羡还没开始打量两人,便眯起眼对着两人笑了笑,随后这才,开始打量起了蓝梓昭。

虽然蓝忘机不在这里不能对比,但是传闻蓝梓昭同蓝忘机长的特别相似,只有眼睛的不同。蓝梓昭的是一副褐色的好看的桃花眼,而蓝忘机的则是琉色的眼睛。

不说眼睛,魏悠羡还真的没注意到。

她诧异的看着蓝梓昭和魏无羡。

两人的眼睛,几乎是从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只是一人的年幼无知,另一人的满载了星辰大海在空中遨游。

tbc.






10走这儿

评论 ( 5 )
热度 ( 67 )

© 神秘女孩的秘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