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黑乔忘羡长顾 看我不顺眼就走
更新随机掉落
基本不写短篇
其他看置顶吧

【忘羡】错乱(5)

。三对忘羡称呼
  重生后的羡羡和汪叽——魏无羡和蓝忘机
  老祖羡和那个时期的汪叽——魏婴和蓝湛
  求学时期后的羡羡和汪叽——小魏婴和小蓝湛

。主剧情向 感情戏少 因为我不会写(。













5.

一声响亮的叫喊声回荡在了整个莲花坞。

魏无羡早就窜进了蓝忘机的怀里,他闭着眼,紧紧的抓着蓝忘机,两条腿缠上了他的腰,身子还微微的发着颤。

蓝忘机仿佛是预料到了结果一样,伸出手稳稳的接住了魏无羡,并且将另一只手轻抚着他的背,给予他安慰。

蓝忘机和蓝湛顺着莲花坞歪的一处看去,找到了声音的来源——竟是仙子。

两人都瞪了一眼仙子,本来就怕蓝忘机的我他如今还被蓝湛一瞪,还未有些反应便已经跑远,远离了莲花坞。

没有狗叫声,魏无羡这才颤颤巍巍的睁开眼看向蓝忘机。见蓝忘机看自己的眼神满是温柔,便已知狗已经被他吓走,这才安心的下来了。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果然魏婴不知道去了哪里。

都是自己他肯定知道要是听见了狗叫,那个时候的自己肯定会不知道跑到哪里去,反正不会在什么很低的地方。

但他也没打算接发自己,便也没有看莲花坞那些树和高墙上有没有人影。

随后他看见蓝湛让他看其中的一面墙。

哦他知道了,自己正在这面墙上躲着呢。

果不其然的下一秒,魏婴从墙上翻了下来,还装模作样的拍了拍衣服上的灰,一副他是翻墙过来的。

然后魏无羡看了他一眼,魏婴也回过去一个瞅什么瞅的眼神,随后便不说什么了。

“走吧。”

魏无羡说着,带着魏婴跟着蓝忘机和蓝湛走了进去。

莲花坞虽说依然重修,但看上去还是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原本的有些屋子都不在了而已。

魏无羡扫了一眼大概,却看的原本他还在莲花坞时的屋子已经不见了,那边变成了一小片池塘,池塘中央还有几朵莲花和好几片荷叶在飘荡,像是在跟几人招手一样。

江澄以前住的那屋也没了,江澄那屋和魏无羡的是连在一起的,而既然那边已经改成了小池塘,那江澄以前那屋也应当是拆了。

拆了更好,以示重新开始。

也不知现在江澄住的是哪一间。

结果,在一个转角,魏婴因为愣了一下神,同一人相撞。力道不重,看上去也就小孩子的样子,撞的那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魏婴倒是毫无牵连,被撞偏了片刻,又站稳了。

魏婴定了定神,去看那孩子。

能在莲花坞这样肆无忌惮跑着的孩子估计地位也不低吧,这样想着的他却看见了对方一身金袍。

金星雪浪被绣在了身前的金袍上,腰间紫色的九瓣莲纹铃也更是吸引了他的注意,还有额间的一点红。

“诶呦……你会不会看……!!”

那孩子摸了摸撞到了的额头,抬起头,看了一眼魏婴,他诧异的瞪着他。

居然是个金家的小子?

魏无羡听的动静转身,却看见了魏婴愣愣的看着面前的小孩,似乎在想什么。

“嘿,金凌。”

为让两人避免尴尬,魏无羡只得将自己挂到了金凌的身上。

“干什么,离我远点。”

“怎么,这么烦我?”

魏无羡竟装出了一副悲伤的样子看着金凌,然后就遭到了后者翻的一个白眼。

魏婴倒是看着两人的样子,一脸疑惑的看去。

蓝忘机和蓝湛闻声而来,两人站在了一边,看着金凌和魏无羡的打闹,两人似乎都不打算阻止。

“莫玄羽是金光善的私生子,金凌,是金子轩的孩子。”

蓝忘机开口道,魏婴这才恍然大悟。但他却并未注意到蓝忘机一瞬的担忧。

金凌,字如兰。因为是江厌离和金子轩的孩子,所以身上才会带着九瓣莲纹铃,才会这样随意穿梭在莲花坞。蓝忘机继续解释道,竟引的魏婴的一阵诧异。

他还记得几日前,江厌离和江澄才找上他,让他为她那还未出世的孩子取字,魏婴给他取了如兰,金如兰。但是他没想到,金凌并没有用这个字。

魏无羡同金凌也就打闹这么一下,便也没继续纠缠下去了,因为他知道金凌是刚刚听见狗叫声才出来的。而平时莲花坞内不允许带狗,金凌也自然把仙子留在了外面,应当是打算去看看。

却没想到遇到了他们几个。

随后,金凌就跑开了,而他们两人跟着蓝忘机和蓝湛来到了莲花坞的食堂。

虽然莲花坞已经重建,可大部分还都是和以前一个样子,就比如这个食堂、也比如那个巨大的校场和客厅。

食堂的大门并没有关上,周围也没有什么守门弟子,像是专门等他们来的一样,魏无羡就带头走了进去。食堂很大,容得下很多人,精致又不华丽的隔窗和朴实的木桌木椅,还有高高挂着的九瓣莲花的旗。

不得不说与重建前的食堂相比,几乎是一模一样了,似乎就差把桌子和椅子的款式都弄得一模一样了。

魏无羡感叹着,继续看着,随后竟然看到了小魏婴投来求助的目光。

魏无羡:???

小魏婴:……嘤。

一旁的小蓝湛眼神暗示他看旁边,随后魏无羡就看到了死死的盯着小魏婴看去的江澄。

魏无羡:????

江澄死命的盯着小魏婴看去,桌上的那一小碗莲藕排骨汤似乎也已经放了很久,热气不在。看见莲藕排骨汤小魏婴自然是眼前一亮,可是就算他再怎么想喝,也没法在被江澄盯着看的情况下喝啊。而且还是二十年后的江澄,他承认他的脸皮还没有这么厚。

魏无羡看向了江澄。眼里什么样的眼神都有,有想要将面前的人好好打一顿骂一顿的,也有很欣喜面前的人还未变,而更多的是想要质问,奈何此人什么都不知。

总之,江澄的眼神实在是过于难以言喻,这才导致小魏婴被他盯的下不了饭。

魏无羡轻咳了一声,江澄这才将自己的目光转移到了魏无羡的身上,小魏婴得救了一般的叹口气。

魏无羡带着蓝忘机走了进去,看蓝湛也进去了魏婴也不好不进去,就走了进去,看了一眼江澄。

十三年后的江澄看上去同十三年前的没什么区别,却看上去要更难看去他是不是真的有些生气。他天生一副看见谁就像是谁欠了他一笔钱一样的,脾气也差得很。

江澄看着四人都进来了,便站起了身,径直离开食堂,站在门口,却看了一眼魏无羡。

“怎么,带一个蓝忘机不够,还要再带两个?”

魏无羡一愣。

“那这不是夷陵老祖要看莲花坞嘛,也不能把两个小的留在云深不知处,这不就干脆都带上了?”

“你还真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往这里带。”

语毕,江澄就径直离开了食堂,留下六人干看着。

魏无羡看似有些愤怒,却陷入了沉思。

自从他上次同第二次围剿的仙门百家一起前往莲花坞休整之后,他也就在也没有再来莲花坞了。当时他带着蓝忘机来到了祠堂,对着虞夫人和江枫眠的灵位拜了两拜,随后就被江澄看见。

他还记得江澄当时说的,“你早就被我们家扫地出门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人也带来给我父母上香?”。

他实在是气不过,若是说自己便也罢了,自己也的确是被扫地出门,算得上是个乱七八糟的人,可蓝忘机不是啊。暂且不说魏婴,蓝湛和小蓝湛也好歹是姑苏蓝氏的二公子啊,小魏婴在那个时候也更是云梦江氏的大弟子,江澄的师兄。

再怎么说乱七八糟,也不至于说自己人吧。

“在想什么。”

蓝忘机的声音在一旁想起,魏无羡这才回过神来。原来方才想的出神,连剩下四人都朝着他看去,一动不动的样子着实奇怪。

“没什么,看看江宗主给我们留了什么呗。”

随后魏无羡笑嘻嘻的坐到了小魏婴那桌的旁边那桌。

一共有三桌,每一桌的菜几乎都是一样的,也几乎都是魏无羡爱吃的菜。中间那一大碗莲藕排骨汤也更是看上去好喝得很,引的魏无羡食欲大增,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

蓝忘机来到了一旁坐下,拿起了筷子夹了几道清淡的菜细嚼慢咽了起来。

剩下那桌没人的,自然是魏婴和蓝湛两人坐着得了,魏婴坐下之后,蓝湛像是刻意的一样,坐在了对面。

小魏婴和魏婴自然先是喝了一口莲藕排骨汤。

两人却同时的,皱起了眉头。

很好喝,但和他们心中所念念不忘的江厌离所做的莲藕排骨汤,还是差了点味道。

师姐呢?

魏婴看向了魏无羡。

他也不顾有旁人在,便直接开口道:“师姐呢。”

魏无羡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黑着脸放下了筷子,低下了头。









江澄走出了食堂,就来到了会客厅。

会客厅的五个空荡荡的座位,如今也只有他一人坐在了家主的位子上。往昔故人已不在,连同以前的江澄一起。

管家忽的上前,递上了一些有待批证的文章,放在了他的桌前。

江澄招了招手,他便准备下去了。

结果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似得,他喊住了管家。

“去整理出两个房间。距离我的房间越远越好。”距离魏无羡那厮的房间越近越好。

管事一愣,也只得令退下。

金凌偏偏在这个时候,又走了进来。

“舅舅,魏无羡他们……”

“你那灵犬怎么回事。”

江澄答非所问,金凌也作罢不继续问了。

“魏无羡那厮怨气太重了,仙子就特别起劲。”

“把那厮去了。”

“你平时不也这么叫的吗!”

“我这么叫你就能叫了?”

行行行你有理我争夺不过。

金凌翻了一个白眼。

“管好它,这几天别让他靠近莲花坞。”

金凌点了点头。

他离开了会客厅,便准备回到江澄为他准备的房间之中。

他路过了食堂,看了一眼六人,便也离开了。

其实舅舅还是很希望魏无羡能够回来的不是么。

tbc.






各位我想欺负小魏婴和老祖(。
(小魏婴&老祖:????

评论 ( 5 )
热度 ( 159 )

© 神秘女孩的秘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