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黑乔忘羡长顾 看我不顺眼就走
更新随机掉落
基本不写短篇
其他看置顶吧

【忘羡】仙。(10)

。马上就要步入结尾啦 大概还有四五章

。是补更 中秋事情有点多

9走这儿

番外3走这儿








10.

待金凌和蓝思追他们在夷陵待了一阵子,也都各回各家了,金凌一回来就找上了江厌离,告诉了她关于在夷陵遇到了魏悠羡的一事。随后,他们便打算找个日子拉着江澄去看一看魏无羡。

距离她上次去看魏无羡和魏悠羡的时候,已经有好几个月了,到也不是不想去,而是金子轩过于繁忙,金凌又有时候出去夜猎,一猎就是好几日不归。

而蓝梓昭在他们一回到云深不知处之后,就径直回了静室。而蓝景仪和蓝思追去找蓝曦臣汇报去了。

他们两人出来的目的本是夜猎,但受蓝曦臣委托说带蓝梓昭出去看看,同时去夷陵看看魏无羡。他们是很放心让蓝景仪知道魏无羡还活着的事的,因为他同蓝思追如同兄弟,就算有一日知道他本是温家人,也并没有说些什么,当做无事发生一样。

蓝曦臣早在客室里等了,两人轻轻敲门,进去之后又关上了房门。

客室的桌子上还有一些未批录的蓝家小辈的手稿,是蓝曦臣需要批改的,而他现在正在批改。见蓝思追和蓝景仪来了,便让两人在一旁坐下。

“思追,景仪,你们可是去看过魏公子了?”

“泽芜君,我们看见阿琳了。她发烧了,我们救了他之后送到了羡哥哥的家中了。”

蓝思追答道。

蓝曦臣到也不介意蓝思追叫魏无羡叫羡哥哥,毕竟他也曾是魏无羡救过的孩子,这么称呼他也是自然,他也没让他改掉。

“我们还遇到大……金公子了,他虽然看上去很不关心的样子,可是他看见阿琳发烧的时候很紧张的!”

蓝景仪一旁补充道,语毕,有看了一眼蓝曦臣,见蓝曦臣没有责怪他的意思,便叹了口气。

“悠羡她怎么发烧了?”

“魏前辈说是劳累过度了!这几日阿琳她一直不让魏前辈出门解决走尸的问题,但是自己一旦听到哪里有走尸,就会出去。”

后来,蓝思追也解释了他们再来路上遇到的事情和听魏无羡告诉他们的事情,也只是得出了一个结论——幕后黑手的目标是魏无羡,是希望他被走尸咬死,不得超生。

走尸是被幕后黑手从乱葬岗带出来的,而且也是那人控制的,因为不受魏无羡的控制。

“看来有必要在调查一下乱葬岗了,明天和忘机商量一下,去吧。”

蓝梓昭来到了静室,看见的便是蓝忘机正坐在书桌前,盯着手中的书看去,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久久没有动静。

书桌上的貘香炉静静地燃着,一股檀香传了出来。

他同蓝忘机也没有多说什么,便直接进入梦乡。蓝忘机也只是看了一眼蓝梓昭,放下了手中的书。

他看着已经躺下了的蓝梓昭,不仅又回想起了几日前,他遇到的魏无羡和魏悠羡。

他便不再多想,只是褪下了衣袍,躺在了床上进入了梦乡。





黑。

蓝忘机实在是找不到什么词来形容这个黑了。

感觉自己像是被什么困在了一个黑匣子之中一样,周围安静的只能听见自己轻微的呼吸声。

蓝忘机刻意的走了几步,发现脚底下竟然是实地,但还是黑色的,看不见。

他在原地站定,想要再观察一整子。伸手向腰间摸去,他不禁顿了顿。

避尘不在他身上。

忽然,潺潺的流水声传入了耳中。

蓝忘机挑眉,看向了周围。但是周围并没有其他过于明显的变化——除了他的脚底。脚底竟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艘船,正带着他在水道上前进,那水声也是这船行驶时带出来的。

正当他疑惑之际,眼前却突然的出现了一小片光亮。而船,正在缓慢的向光亮处驶去。

蓝忘机紧紧的盯着这片光亮,一直到穿过这片光亮。

他眯起了眼睛。

而周围一切都变了。

本来的流水声还在,周围更加多的是那令他有些熟悉的姑苏话。

叫卖声、吵架声、谈话声,各种各样的声音缓缓的传入他的耳中,缓缓的睁开眼,他却发现自己竟然是身在彩衣镇之中。

而他,正在水道上,周围全都是装载着各种货物的船。时不时的还能听见有两个人在那里吵架,声音婉转的很,完全不像是在骂人的样子。

船依然带着他继续行驶着,似乎没有停下的打算。

一直到能看见前面有一座桥之后,船居然忽的减慢了速度。
蓝忘机顺势看去,那桥上行走的人也是各种各样,有急于送货的,有相互谈论的。

唯独只有一人,站在桥中央,一动不动。

他向着蓝忘机这边看去。

船行驶的缓慢,蓝忘机只能在远处看他。他带着帷帽,帷帽垂下来的黑纱直接将他整个上半身都遮住,所以并看不清他到底是谁,怎样的身形。他只能确定,对面穿着一身黑衣,大概也就和自己差不多高罢了。

在马上就要靠近桥的时候,船停了下来。这才使的蓝忘机可以细看去那人。

而他的腰间,似乎挂着什么,红色的穗子挂了下来,静静地悬在那里。

正当他的注意力全都在这穗子上的时候,那人却忽然转过身去。不转还好,一转竟将蓝忘机吓了一大跳。

他腰间的另一侧,竟挂着一块玉。而这块玉,是蓝忘机怎么也不会忘记的玉。

通行玉令!

他的眼神突然严肃了起来。对方并不像是蓝家子弟,定是其他宗门子弟,但他又有通行玉令,定是哪个蓝家子弟的道侣!

他唯一知道的,在蓝家身上只带了一块玉的,便只有他的兄长蓝曦臣和前些天带着他的那蓝家的亲眷子弟——蓝思追。

但他知道,蓝曦臣的道侣是莲花坞的主人,如今的江家宗主江澄;而蓝思追的道侣他也曾听蓝曦臣说过是现任的小金宗主,金凌。

“想知道我是谁吗?”

那人开口道,但是依然没有转过身。

蓝忘机这才将他的视线移到了上方。

在黑纱之中,蓝忘机竟看到了一条明显的红色发带。

未等蓝忘机回答,那人便轻轻跳起,跳到了一旁的屋顶的左侧。蓝忘机见状,也轻跳起,跟了上去,立在了屋顶右侧。

一旁的行人似乎都没有注意到两人似得,依旧做着自己该做的事,忙着的继续忙,聊着的继续聊,玩着的继续玩。就好像,两人都不曾存在一样。

忽的听到一声轻笑,那人又转过头去,看向了蓝忘机。

“谁。”

蓝忘机警惕地看向了对方,而对方却并没有对蓝忘机展现任何的杀意。

“我?是你的道侣呀。”

那人笑到,摸了摸腰间的通行玉令。

“什…”

本想着一句胡闹回他,蓝忘机却摸向了腰间。自己的通行玉令,确确实实的只有一块。

“蓝湛,十三年了。”那人继续道,“我在夷陵已经等了你十三年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

语毕,对方似乎有意将自己的帷帽取下。他伸出手,腰间那有着穗子的东西也终于被蓝忘机看清——是一支黑色的笛子。

他便是自己毫无记忆的道侣……是蓝梓昭的娘亲……

可还未仔细看清他的长相,又被突然传来的一阵阵哭声吸引。

他不会认错,这是蓝梓昭的哭声。

周围的一切都开始渐渐的崩塌,正当蓝忘机回想起要看对方的样貌的时候,整个彩衣镇,都已经消失。

一切,又全都归于黑暗。





突然睁眼,周围又回到了静室。

蓝忘机坐起身,揉了揉太阳穴,随后便听到了一旁蓝梓昭的哭声。

因为他们认为蓝梓昭与蓝忘机是父子,便让蓝梓昭睡在蓝忘机的身旁,这样蓝梓昭有什么事倒也是可以马上找到蓝忘机。

而一旁蓝梓昭却两条腿缩了起来,双手也缩在了怀中,双眼紧闭,两眉皱了起来,口中还呜咽着什么。

一副做了噩梦的样子。

蓝忘机将他抱起,用一只手臂托住蓝梓昭,让他趴在了自己肩上,自己则用手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以示安慰。

这样一来,蓝忘机却知道了蓝梓昭噩梦的来源。

“娘亲……不要走……”

蓝忘机的手忽的停下,他又想起了刚刚所梦见的那人。那人就是他一直都在等的自己的道侣,蓝忆的娘亲……

蓝忘机闭上了眼。

“父亲……”

听闻蓝梓昭在喊自己,蓝忘机睁开了眼,应了一声。

“我梦见娘亲了……他说他在夷陵等我……”

蓝忘机双眼忽的瞪大,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了蓝梓昭。后者趴在蓝忘机的肩上,所以并不知道蓝忘机到底是什么表情。

“……睡吧。明天去。”

明天去夷陵看看,找找看你娘亲。

蓝梓昭微微的点了点头,又缓缓睡去。

tbc.

评论
热度 ( 54 )

© 神秘女孩的秘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