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黑乔忘羡长顾 看我不顺眼就走
更新随机掉落
基本不写短篇
其他看置顶吧

【忘羡】错乱(6)

。三对忘羡称呼
  重生后的羡羡和汪叽——魏无羡和蓝忘机
  老祖羡和那个时期的汪叽——魏婴和蓝湛
  求学时期后的羡羡和汪叽——小魏婴和小蓝湛

。主剧情向 感情戏少 因为我不会写(。

。这章主要是大羡大叽和醉酒羡(老早就想写了


6.

蓝忘机闻声看去,果然是魏婴问的,他担心的看了一眼魏无羡,却得到了魏无羡的不用担心的动作。

一旁的小魏婴闻声而去,听到了“师姐”二字,便不由得凑了过去。

魏无羡抬起了头,看向了魏婴。

“你师姐……”

告诉他真相吗?

“她……”

真的要说吗?

“……过得很好。”

果真还是说不出口吧。

魏无羡自嘲道。

魏婴没有感觉到他的不对劲,便也不去管他了,自顾自的吃起了饭菜。既然是江澄准备的,何乐而不为呢。

魏无羡却没有了食欲。

他怎的说得出口呢。

怎的说得出,全世界最好的师姐,却因为自己的疏忽,为了自己,挨下了致命一剑,死在了不夜天?他又怎的说得出口他剥夺了师姐做一位最好的母亲、最好的师姐的权利?

往事如同潮水一般,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在他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是怎样都无法驱赶的阴影。

若要说每个人的内心都是有一个世界的,那魏无羡此时的内心世界,恐怕早已疲惫不堪,若不是身旁还有心悦之人,他恐怕早已堕入了万劫不复的黑暗深渊。

他突然想喝酒了。

“莫公子、含光君、魏公子,房间已经准备好了,如果你们需要我可以带你们去。”

门外突然站着了一个江家管事,却吓得六人一跳。

魏无羡噗嗤一笑。

没想到江澄还是老样子的口是心非。

“我就先回房间啦,你们去吗?”

魏无羡开口道,看向了小魏婴和魏婴。

但两者似乎都没有准备回房休息的打算,魏无羡便也摆摆手,表示自己先回去了。

随后他跟着江家的管事离开了食堂。

魏婴看着魏无羡的离开,如同把这里当做自己家一般的潇洒。可这个背影又怎么看怎么失魂落魄,像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的。

蓝忘机似乎没有跟上去的打算,而是仍坐在位子上,细嚼慢咽的吃着桌上的饭菜。

蓝湛和小蓝湛也怎的又没有看出魏无羡的不对劲?他们也只当是发生了什么事罢了,便也不在管他。

结果,就在魏婴和小魏婴都回去的时候,蓝湛和小蓝湛不约而同的找到了蓝忘机。

当时的蓝忘机正拿着一个食盒,将挑了几盘桌上的饭菜,随后放了进去。

细细看去,便能看见他拿的菜都是魏无羡爱吃的辣菜,还有一碗莲藕排骨汤。

三个蓝湛就互相干看着,谁也不开口,谁也不问,谁也不敢打破此时的平静。

“他……一向如此?”

最后还是小蓝湛打破了这份寂静。

蓝忘机提起了食盒,琉色的眸子静静地看着提问的小蓝湛,摇了摇头。

“并无。”

“可有事伤他心?”

随后蓝忘机就没有了回答。

伤他心之事,未尝没有?只是他从来不肯说罢了。

魏无羡这人,便是如此,一副笑颜的模样,又有谁知道他到底经历了多少,又有谁知道他到底感受了多少。

至少蓝忘机他自己就不知道,他又未尝不想知道魏无羡到底经历了什么,可他又不想。他不敢知道,也不愿知道,他也不愿去揭魏无羡的旧伤。

这一切,都早已经过去。

而既然已经过去,便全都不要再提,便是最好。

蓝湛见蓝忘机没有了回答,便猜了个七八分,便也离开了。小蓝湛看着忽的离开的蓝湛,便只是看了一眼蓝忘机,也离开了。

待蓝忘机提着食盒,回到江澄为他们准备的客房之时,也已经是酉时。

他轻轻推开房门,便闻到了淡淡的酒香。

他微微抬眼,边看到了坐在了床边的魏无羡。

魏无羡一条腿平放在了床上,另一条腿支撑着床,一只手臂随意随意的挂在了一旁,另一只则环在了那只支撑着的腿上。他将整张脸都埋在了手臂之间,似乎是在熟睡。

桌子上放着三坛已经空了的荷花酿,看来是已经被魏无羡全部喝完。

蓝忘机轻轻地关上了门,将食盒放在了桌子上。

好似闻到了菜香,魏无羡微微抬头。

不抬头还好,一抬头蓝忘机就愣住了。

好看的桃花眼正盯着蓝忘机细细看去,却在打量了一下蓝忘机之后,看向了桌子上的食盒。他的眼角微微泛红,好似哭过一场,可魏无羡这个时候还是笑着看着蓝忘机。

“魏婴。”

“蓝湛”

两人一齐开口道。

蓝忘机点头回应,也没管魏无羡有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蓝湛……我疼……”

像是在撒娇的一样,语气之中竟还带这些勾引的意思,魏无羡还是笑着,眯着眼,嘴角扬起了一个很大的弧度,像是要隐藏什么似得。

蓝忘机走到了魏无羡的旁边,在他的眼角亲了亲,又在他的额头亲了亲。最后,他坐在了床边,魏无羡也收起了刚刚随意的动作,使劲的往蓝忘机的怀中钻,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便坐下了。

好似撒娇的小猫咪一般。

魏无羡还刻意的在蓝忘机胸口蹭了蹭,像是要将整个人都黏在蓝忘机的怀中才叫好。

“哪里疼。”

蓝忘机幽幽开口道。

“……哪都疼……”魏无羡抬起头,两双消瘦的手捂着自己的胸口,继续道:“这里,最疼。”

蓝忘机皱了皱眉。

“二哥哥亲亲我。”

蓝忘机应声,低下头去,还未碰到嘴唇,他便闻到了从魏无羡嘴中传出了浓烈的荷花酿的味道。他再三犹豫,还是亲在了魏无羡的嘴角和眼角,还有额头。

他闭上了眼,摸了摸魏无羡的头。

“魏婴,你喝醉了。”

“我没醉。”

魏无羡环住了蓝忘机的腰。

“蓝湛……我梦见了师姐和金孔雀了,我看见他们为我带了一碗莲藕排骨汤。我笑着和他们说,羡羡才三岁,要师姐喂,那金孔雀还嫌弃我了……

“我还梦见了江叔叔和虞夫人,江叔叔还是那么温柔,虞夫人也还是那么严厉。我还是笑着,希望他们能不因为我而如此吵架……

“还有江澄和金凌,他们和师姐、江叔叔他们相处的多好啊,哈哈……”

只是听得魏无羡干笑了两声,随后便没有了声响。

蓝忘机竟忽的感觉怀中人的颤抖和躁动,看去,他的眼角竟再一次的被泪水填满。他睁大了眼,死死的盯着蓝忘机的胸口,随后又直接埋进了蓝忘机的胸口。

怀中的呜咽声越来越大,几乎传遍了整个房间。

魏无羡,一个天生一直带着笑颜的人,如今正缩在蓝忘机的怀中,哭泣着。

一直没心没肺笑着的人,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他到底会因为怎样的一件事而泣不成声。

他在情事上,也总是一副笑颜的样子,他在面对着仙门百家对他喊啥喊打的场面,也只是笑着。可他这样笑的,又有什么意义呢。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笑,又为什么能这样没心没肺的笑着。

比起在他面前傻笑着,蓝忘机却更希望,魏无羡能窝在他的怀中大哭一场,把那些烦恼全都哭走才好。

“蓝湛……我想师姐……

“我想江叔叔和虞夫人……

“可是他们都已经不在了,都因为我……”

魏无羡呜咽道,泪水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不断的从他的眼角滑落,滴在了蓝忘机的衣服上。

“旧事已过,都不怨你。”

蓝忘机轻轻地拍着他的背安慰道。

像是在安慰一个因为同父母走散的三岁小孩子一样。

这些事发生的时候,魏无羡又何尝不是才二十出头呢。这对于修真界的人来说,他还是很年轻的,如同才一两年的婴儿一般。

“蓝湛……蓝湛蓝湛蓝湛…………”

魏无羡不断的呢喃着,好似要将这名字读个透,却还不罢休。

“我在。”

蓝忘机拭去了他眼角的泪,想了些什么,又继续道:

“哭吧,我在,我一直都在。”

这句话仿佛一个开关,魏无羡再也忍不住,大声的哭了出来。

撕心裂肺一般的哭嚎之声,仿佛连路过之人都能感觉的到。像是两辈子受到的委屈,在这个时候,全都发泄了出来,一点不留的。

也不知他到底哭了多久,喊了多久,一直到他整个喉咙都喊不出声音了,才渐渐平息下来。

大哭一场之后的魏无羡,体力几乎没了,一副马上就要睡着的样子,喉咙却因为喊的太久而沙哑了起来,惹得他不想说话,却又想要同蓝忘机说些什么。

“睡吧。”

蓝忘机低沉的声音回荡在了魏无羡的耳畔。

他笑眯眯的看着蓝忘机,随后缩在了他的怀里,很快就睡去。像是一个三岁小孩一般,哭过闹过之后,便直接入睡。

而蓝忘机,也的确是用着哄小孩的方式,哄着他入睡。

一直感到怀中人动作渐渐停下了,蓝忘机这才放心的将魏无羡放回床上。想也不想,一同躺下,两人相拥而睡。

tbc

评论 ( 7 )
热度 ( 197 )

© 神秘女孩的秘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