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黑乔忘羡长顾 看我不顺眼就走
更新随机掉落
基本不写短篇
其他看置顶吧

【忘羡】错乱(8)

。三对忘羡称呼
  重生后的羡羡和汪叽——魏无羡和蓝忘机
  老祖羡和那个时期的汪叽——魏婴和蓝湛
  求学时期后的羡羡和汪叽——小魏婴和小蓝湛

。主剧情向 感情戏少 因为我不会写(。

。这章内容超级谜 但是请相信我三对忘羡不会乱的x

。以及是玄羽羡在蓝湛面前的掉马

。小蓝大下章要出场啦

。顺便感慨一下有小可爱愿意等我更新真的是太感动了呜呜呜









8.

一直等魏无羡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午时了。

刚醒来的就感觉到了喉咙的一阵干哑,本想叫喊一声看看蓝忘机在不在外边,声音却沙哑到连他本来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但是还是有人回应了他的声音,房门被打开了,果不其然开门的是蓝忘机。蓝忘机的手中还拎着一个食盒,走进来的时候,一阵阵菜香飘了进来。

蓝忘机进来后,不慌不忙的关上了门,将食盒放在了桌子上。而且像是知道他要喝水一样,拿起了桌子上的茶壶就为魏无羡倒了一杯水,递了过去。

魏无羡接过水杯就喝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喉咙才缓了过来。

他揉了揉太阳穴,脑子一阵胀痛,随后就闻到了自己身上还未散去的酒香。

“蓝湛,我昨天晚上……是不是醉了?”

蓝忘机点了点头。

没想到自己竟然也有喝醉的那一天么。

倒也是自己有些过了。

他也不是不记得自己醉酒后发生了什么,只是他无法控制自己,现在的他,确实只有蓝忘机这么一个人可以倾诉了。

魏无羡低头沉思,却忽的看见了一袭白衣出现在了视野中。抬头一看,竟是蓝忘机走了过来,眼神之中尽是对他的担忧。

魏无羡笑着摇了摇头,便也作罢了,一整情绪又挂在了蓝忘机的身上。蓝忘机也只是紧紧的托住了他,给了他一个依靠。





接下来的几天,六人便一直停留在莲花坞之中,一度没有要回云深不知处的样子。

魏无羡依旧是闲着没事就去江澄那里跑跑,或者去找找看其他四人去了哪里,好不活跃。江澄到也没有赶走他们的意思,只是说了句不要来烦他,其他随意。

魏无羡最先去的,是莲花坞的祠堂。

祠堂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有在江氏夫妇灵位的旁边,多了一位江氏夫妇长女江厌离的灵位。

他上来就为三人上了香,拜了拜,便跪在地上不起来了,像是出了神的在想些什么。而这一跪,便跪了一个下午。一直到晚间,蓝忘机在祠堂发现了倒在了一旁睡着了的魏无羡。

小魏婴和小蓝湛的身影最为常见,他们若不是在莲花湖,便是在山。每次去莲花湖都会采许多的莲蓬,而去后山则会带回来一两只烧鸡,而这些都被他们送去了后厨,所以一连好几天的菜都有莲子和山鸡。

蓝湛到也还好找,基本上整日都在客室之中,有时能在莲花坞的藏书阁里看见他,有时能听见他在客室弹琴。魏婴却是最捉摸不定的一个人,有时候连魏无羡自己都不一定找得到他。

唯一几次碰见他的时候,他正坐在湖中心的亭子里,吹奏着陈情。有的时候是旁边坐了个小魏婴在听,有的时候,则是旁边坐了个蓝湛在跟他合奏。

总来说也是好不热闹。

这一日,蓝忘机听得外边出了些事情,便还未等魏无羡醒来就出发了。魏无羡倒也没有说他,逢乱必出也是他的习惯了,只是有些不习惯早上没有人等着他醒来的感觉。

他一出客室,便看见了蓝湛。

蓝湛像是在刻意等他一样似得,定定的站在走廊里看着他。

他到奇怪蓝湛居然没有跟着蓝忘机一起出去,他记得那个时候的蓝忘机,已经有着逢乱必出的美名了。

魏无羡朝着蓝湛笑了笑,随后将身后的客室门关上。

门关上之际,魏无羡听到了蓝湛这样的一个疑问。

“你……是他。”

陈述一样的语气竟然还带着些许的疑惑,像是在确认,却又在心中肯定了这一个想法。

魏无羡关门的手一顿,随后他转过身去。

棕色的眼睛盯着蓝湛,好像要将人看穿,却又不及蓝湛的灼热的目光。

“你若觉得是,便是吧。”

魏无羡耸了耸肩。

他早就该料到自己会有被识破的那一天,却从未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识破他的人,还偏偏是那个当年在自己失控的时候,扬言要将自己带回云深不知处的蓝湛。

“你……夺舍了?”

魏无羡摇了摇头。

“毫无留恋,无心夺舍。”

蓝湛的脸色忽的煞白。

魏无羡觉得蓝湛应该猜得出来自己相貌有异的缘由,既然不是夺舍,便肯定是献舍了,倒也不知道那个时候的蓝湛知不知道献舍这么一说。

但事实是,蓝湛知道的,在他曾经去乱葬岗找魏无羡的时候,在他那个破烂房子里地上的有一张手稿,便赤裸裸写着献舍二字。

但他却从未想到,魏无羡死后,竟无心向生。一个无心向生的魂魄,再怎么样,也是召不回来的。可他还是被这具身子的主人——莫玄羽给召了回来。

魏无羡当年也本是打算解决莫家庄的事,便与修仙界毫无瓜葛,开始正常人的生活,但是他最后,还是放不下蓝忘机。

蓝湛忽白的脸色也是魏无羡意料之中,他无奈的笑着。

谁知,蓝湛竟然伸出了手,向着他的脸伸来。

蓝湛想要摸魏无羡的脸。

魏无羡倒也是一惊,他看着突然伸出了颤抖着的手,向着他的脸伸去。褐色的眼睛盯着面前的这只因为常年握剑弹琴而起茧的手,看上去像是毫无畏惧,内心却叫嚣着,希望这只手能将他整个人都摸个遍才好。

手却忽的停下,在手即将碰到魏无羡的脸的时候。

魏无羡盯着他看去,蓝湛却沉思了一阵子,欲将手伸回。

魏无羡快速的往前一蹭,整张脸蹭入了蓝湛的手中。魏无羡很明显的感到了蓝湛突然僵掉的整个手,可他却也调侃不起来。

“摸吧,我在这里,没死呢。”

反正都是你。

蓝湛顿了顿,那只手才彻底有了些动静。

他轻轻地动了动手指,在魏无羡的脸上来回的蹭,动作十分轻,若不是魏无羡能看见,他甚至觉得脸上没有任何的感觉。

轻蹭过后,蓝湛便很快的收回了自己的手。

不是冰冷的,是有温度的。

“珍惜他吧。”

魏无羡轻轻一笑,便快步离去。


接连着再待了几日,蓝忘机便收到了蓝曦臣发过来的消息。

金麟台的藏书阁他也去看过了,并没有能让他们回去的方法。

此时此刻,几人竟然束手无策了起来。

最后,魏无羡和蓝忘机还是归根结底觉得得回一趟云深不知处,魏无羡总觉得要是再回一趟云深不知处会有好方法。蓝忘机则是单纯的觉着四个人就这样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也不是办法,毕竟现在的他们对莲花坞、云梦江氏来说,是客。

可是,就算真的找上剩下四个小的,这一提议也被魏婴果断的拒绝了。

至少他觉得在江家受江澄的一顿说也要比在蓝家好多了,而且就算实在不行,他也可以自己去乱葬岗,他又不是不能在乱葬岗活下去。

他倒是没有想到,自己的拒绝引的蓝湛的脸色一阵煞白,又引的蓝忘机面不改色的向着他看了一眼,还引的了魏无羡第一次生出了想要打死自己算了的想法。

真的,不如打晕直接扛回去得了。

但是这样做怕是连自己都信不过了。

最后经过了一顿乱了套了的解说,这才让魏婴能够同意这一提议。魏婴不想去云深不知处的原因,无非是对于他来说蓝家的危险程度要远远的高于江家和乱葬岗,甚至随便在一个街道的犄角旮旯里找个地方也都要比待在蓝家安全的多。

但是他似乎没有想过,现在蓝二夫人和蓝二公子都站在他面前呢蓝忘机的威慑力蓝家的长辈和小辈又不是不知而且再加上蓝曦臣的帮助——就算蓝家有人有了想要害他的想法也都被蓝忘机的眼神给扼杀了回去。

魏无羡干笑。

六人还未道别便直接离开了,他们几人只是草草的和江氏的管家道了一声,而这次他们也总算是六人一起行动。

小魏婴和小蓝湛是取下了佩剑,欲御剑飞行,魏无羡也很自觉的站到了蓝忘机的旁边等他御剑带他。最后四个人的目光看向了魏婴和蓝湛。

蓝湛不仅带了剑还带了忘机,他肯定是能自个儿御剑,可魏婴就不一样了。先不说他没金丹,光是随便都不知道被他扔到哪个犄角旮旯里去了。

最后当他刚想说他自己走过去的时候,他看见了蓝湛一直盯着他看的眼神。

像是有些希望能让他带自己过去一样,总觉着蓝湛那样的眼神看上去有些小可怜。魏婴好笑的看着他,又仿佛恢复了本来的那个不要脸的样,凑上去问他难道含光君想要带他。

结果蓝湛竟然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魏婴想了想让他带带自己也不是不行反正有免费苦力不用白不用。

最后便是四把飞剑划过了莲花坞的上空,三把一模一样的蓝色飞剑和一把泛着红光的红色飞剑。

小魏婴看了一眼身旁,小蓝湛跟在自己的身边,和自己同行。但他再看看身后了之后,他感到有些神奇。

不得不说后面的蓝忘机和蓝湛带着魏无羡和魏婴的样子活像两对新婚的夫妇一样——尽管小魏婴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觉得,但是看见蓝忘机和蓝湛两人拉着另一人的动作几乎一模一样还都……搂着腰。

感觉像是个人少的赶婚大队一样,如果旁人看见还不知道这四个人是正人君子含光君和十恶不赦的夷陵老祖的话。

魏无羡的身子是莫玄羽的身子,足足比蓝忘机矮了半个头,被蓝忘机搂着的样子像是他主动缩在蓝忘机怀里一样的。

而魏婴,身型看似和蓝忘机差不多,实际上却要消瘦些。毕竟乱葬岗的条件不是很好,而且看那样他应该也已经在乱葬岗待了一阵子了。就算本来胖一些的人都能瘦下来,就更别说像魏婴这样本来看着就瘦的人了。因为身上这件是之前在云深不知处的时候换的一件新的衣服,看上去也挺合身,并没有原来那件看上去大了好多。
整个人看上去也像是强制被禁锢在身旁人怀里一样似得。

蓝忘机特意带着魏无羡跟在了队伍的最后边,是为了让魏无羡适应长时间的御剑飞行,毕竟这个身子几乎没有御剑飞行过,上次蓝忘机带着他的时候因为不太适应让魏无羡晕了半天。

魏无羡看了看前面的蓝湛和魏婴,目光在蓝湛的手上停留片刻。

“蓝湛,看不出啊,怎么这么主动。”

魏无羡轻声的在蓝忘机耳边说到,随即魏无羡就看见了愈染愈红的蓝忘机的耳垂。

“别动,你还未适应。”

“别呀,我已经……”

忽的声音就断了。

蓝忘机低头看去,本以为魏无羡有什么事,却发现他只是诧异的禁了声。

魏无羡看到了什么他连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他只是对着前面四人大喊了一声等等,蓝忘机也停了下来。

顺着魏无羡诧异的目光看去,是彩衣镇的碧灵湖。而碧灵湖旁,正站着不少蓝家弟子。为首的蓝家弟子端正的站在那里,严肃的看着碧灵湖,其他的蓝家弟子都在试图将湖内的水抽干。

诧异就诧异在了那个为首的蓝家弟子。

“蓝湛……那个是不是……大哥?”

tbc.

评论 ( 18 )
热度 ( 163 )

© 神秘女孩的秘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