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黑乔忘羡长顾 看我不顺眼就走
更新随机掉落
基本不写短篇
其他看置顶吧

【忘羡】今夕(7-9)

。神父叽×吸血鬼羡


。好久没更新了 嗯(


































7.


“蓝湛蓝湛,今天晚上我就要回云梦府啦。”


魏无羡坐在蓝忘机的面前摇摇晃晃,像是在表现他的兴奋,可蓝忘机对此似乎无动于衷。


云梦府是和云深府一样的,那里的主要的负责人是江枫眠,而魏无羡是江枫眠的挚友魏长泽的儿子,他从小就生活在云梦府,倍受江枫眠的照顾。


“……嗯。”


他放下了手中的书,抬眸看了一眼魏无羡,短短的回答了一句。


“蓝湛——你好无情啊,明明我们都已经……”


“胡闹。”


还未说完的话就这样被蓝忘机一句胡闹给憋了回去,魏无羡偷偷的看了他一眼,果不其然,他的耳朵又渐渐的染红了。


三个月前,魏无羡被江枫眠送去了云深府学习,说是去学习三个月如何成为称职的神父。


那时正巧赶上了蓝启仁和青蘅君的亲自教学。虽然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魏无羡他自己想去云深府看看,而这三个月里,他在云深府闹得事可谓是一件接着一件。


其中有一件事,可谓是险些把他自己送了出去。


那时距离他来云深府也已经有两个月半了,再过半个月,他就要回去了,他当时最喜欢的,就是每天去藏书阁逗一逗蓝忘机。


他偷偷溜下了山,买了两坛天子笑回来,一路上到也没遇见蓝忘机,于是他在藏书阁把酒藏了藏。待蓝忘机来到藏书阁的时候,魏无羡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也不知在睡着前他在干什么。


蓝忘机静静的看着他,也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坐在了他的对面,拿起桌上的一杯灌满的茶杯喝了起来。


谁知,他喝完了之后,就半扶着桌子睡着了。


这个时候,魏无羡也醒了,他看见了突然放大了好几倍的蓝忘机的脸,吓得险些叫了出来,但是看见对方好像是在睡觉,便克制住了自己马上就要叫出来的冲动。


他细细的打量了蓝忘机有一会儿,得出了不愧是蓝氏双璧两个不仅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还长得特别好看,一个有如春雨般温和,另一个有如冬雪般冰冷,却又各自有各自的美。


正他当打算去看那个茶壶的时候,蓝忘机猛地睁开了眼。


“蓝湛,你醒啦?”


还没等蓝忘机回答他,魏无羡就突然被蓝忘机一下拉了过去。桌子上的茶杯和茶壶都翻滚在了地上。


魏无羡闻声看去,诧异的盯着地上的茶杯和蓝忘机。


这茶杯……怎么是空的?!难道……


是了,这茶杯里的,正是魏无羡打算倒一杯喝结果藏酒藏完就睡着了忘记喝了的那杯!他本以为倒在茶杯里不会被发现的,结果竟然是被蓝湛当做了茶喝去!


但是再看看蓝忘机,一副喝醉了的样子都没有,一双琉色的眸子死死的盯着自己看去,像是在看什么似得,眸子里竟然闪出了一丝丝光芒。


蓝湛这是……醉了吗?


“蓝湛?”


“嗯。”


“你知道你刚刚喝的是什么吗?”


不答。


这怎么就不回答了呢?


魏无羡奇怪的看向了他,谁知蓝忘机却依然盯着自己看去。


???


“蓝湛,你这么看着我啊,是因为我很好看么哈哈哈……”


“嗯。”


笑声戛然而止,魏无羡脸上的表情奇怪了起来,他嘴角抽了抽。他忽然盯着蓝忘机看去,本来想调侃蓝忘机,想看他的反应,没想到是把自己给呛了呛。


这果真是醉了吧,撒谎都不带脸红的……虽然他觉得自己是挺好看的。


“你,很好看。”


蓝忘机还以为他没有听见,还特地补充了一句。


“蓝湛,你喝酒了。”


“没有。”


这次回答的就很果断。


“不是你听我说,刚刚我下山买了两坛天子笑,你刚刚拿起来的那个茶杯里就是我倒的酒,蓝湛,你喝酒啦。”


依然不答。


嘿蓝湛他还装作听不见吗?


忽然感觉抓着自己的手用力了许多,这才想起来这茶杯掉在地上的原因是蓝忘机抓着他的手腕把他拉了过去差点翻了桌子,他挣扎了一下,似乎是想要让蓝忘机松开他。


但这一系列小动作似乎引起了蓝忘机的更加不满,抓着魏无羡的手紧了些,直让魏无羡疼的叫出了声,他这才松了松。


“蓝湛,你听我说,我去找你大哥去要醒酒茶……”


依然不答。


嘿……


魏无羡哼了一声,转身准备离开。他不过真的是去找蓝曦臣要醒酒茶罢了,毕竟放任蓝忘机这么醉下去也不是办法。


谁知蓝忘机一直抓着他的手不放,似乎还用力了一些,魏无羡转过身去看他,不知为何他感觉蓝忘机满脸都写着你要是走了我就不活了的表情。


“……”


魏无羡哭笑不得。


“蓝湛,蓝忘机,蓝二哥哥,我求你放了我吧,我真的只是帮你去要一杯醒酒茶,不会跑的。”


“不许走。”


哎哟我的妈……喝了酒的蓝湛执念这么深的吗?


后来发生了什么,魏无羡自己肯定是说不出来的,不过无非是突然被蓝忘机一把抱了过去然后……差点把他给上了么。


不过到也不是真的做了很过分的事情,也只是在他身上咬了几个淡红色的印子。


魏无羡笑嘻嘻的看着面前的蓝忘机,看着他的渐渐染上了粉红的耳垂迟迟不降色,又开口道:


“蓝湛,我就问你几句呗。”


蓝忘机抬头看他。


“你昨天什么时候酒醒的?”


“……见你要走,就醒了。”


魏无羡:???


感情后边差点把他上了的这么一件事,还不是醉了的蓝忘机干的?!


等等……那这样的话……


“……蓝湛,你这话的意思……好像不浅吧……”


似乎是知道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蓝忘机也只是盯着他看去。


这回是轮到魏无羡脸红了。


他诧异的看着蓝忘机看了好一会儿,这才红着脸跑出了藏书阁,然后当天,就再也没有去过了,而是直接跟着江枫眠回了云梦府。








8.


到也不是因为不想见到蓝忘机,只是魏无羡真的需要时间去好好的冷静一下,蓝忘机那平淡无奇的话语之中,到底隐藏了多少他从未注意过的细语。


回了云梦府,他就直接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待了整整一天,硬是连江厌离都没有把他哄出来,当他把自己关了将近两天之后,他终于从房间里出来了,他要去确认一件事。


和江澄还有江厌离说了几句,然后又同江枫眠和虞紫鸢道了几句之后,他就前往了云深府。


花了不到半天,他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那里,当蓝忘机听到说魏无羡来了之后,他打开着门,诧异的看着魏无羡。


等他缓了过来之后,一双褐色的桃花眼死死的盯着面前的人看去。


“蓝湛!你……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是不是、喜欢我……?”


话语断断续续,似乎是因为年少的青涩,也可能是因为内心的紧张。


蓝忘机愣了愣,看着面前的这个人,像是用尽了浑身解数将这几个字说出了口。他闭着眼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也不知是因为赶来还是没有缓过来,还是因为用尽浑身解数将这几个字说出口之后,感到的无力。


蓝忘机静静的看着他,一言不发。


魏无羡怕的就是蓝忘机一言不发。


随后,面前的人忽然有了些动静,正当魏无羡准备抬头看去的时候,蓝忘机直接拥了过来。


“是。”


一个字从他的口中脱口而出,却也是让魏无羡整个人都安下心来的一个字。


魏无羡回抱住了他,静静的感受着将他拥入怀中的那个人的温度和味道,仿佛就这辈子都没这么安心过。


他激动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蓝湛蓝湛蓝湛!”


“嗯。”


“我好开心啊,感觉这辈子都没有这样激动过!”


“嗯。”


魏无羡依然还是那样喋喋不休,蓝忘机也依然是静静地听着,然后默默地回复他几个字。好像和在之前那三个月里两人的相处方式没有什么太大变化,可这关系……却是大了去了。


魏无羡只是跟他说了一句这次出来匆忙,还未跟江枫眠说他们的事情,他说他现在就要回去跟江枫眠还有江澄说说他。


蓝忘机也还是嗯了一声,并且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白色的怀表。这白色的怀表看上去很是精致,上边还有一些淡蓝色的卷云纹。


这是云深府的专有的怀表的样式,也是只有蓝忘机才有的,独特的样式。


怀表是每个神父都必备的一样事物,而每个人的怀表样式也不一样,这个怀表,几乎代表了整个神父的生命,只要怀表不再转动,那怀表的主人也十有八九已经逝世。


蓝忘机将这个怀表给了魏无羡,魏无羡也同样的,掏出了一个黑色的怀表,上边印着的是红色的花纹,这花纹看上去像是云梦府的代表九瓣莲。


两人交换了怀表,代表着,两人将自己也全都交给了对方。


魏无羡还拉着蓝忘机照了张照片,两人份的,一人一张,然后匆匆的,就离开了。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魏无羡全然没有了音讯。


蓝忘机静静地看着此时此刻安静的躺在地牢之中的床上的魏无羡,眼神里似乎还流露出了不难读出的难过。


他用手轻轻地蹭了蹭魏无羡的苍白色脸,顿时一句话也都说不出来。


魏婴……我不会再让你受伤了。












9.


云梦府的名风并不是很好。


大街上,黑色的斗篷因为行走而发出了噌噌的声响,傍晚的热闹的街道之中,两件黑色的斗篷在人群之中竟也一点都不起眼。



他们直直的穿过了热闹的街道,来到了云梦府的所在地——莲花坞的门前。


其中较高一人抬起头看了看云梦府的门口,便也直接拉着另一人夺门而入。但云梦府的人似乎都也并不好奇这两人到底是谁,到底是来干些什么的。他们只是指了指他们云梦府现以前的负责人——江枫眠的所在地,客室。


较高的那人点头感谢,前往了客室。


江枫眠正在客室之中,同现在云梦府的负责人,他的儿子商量着一些事情,听上去像是前些日子的暴雨引发的泥石流,他们似乎正在讨论要不要派人去帮云深府。


两人轻敲了客室的门,室内两人的谈话声戛然而止,并说了一句请进。


他们这才打开了门,一前一后的进入,后面那人还顺手关了门。一直到看到整个客室内只有江枫眠、江澄还有江枫眠的长女——江厌离之后,他们这才摘下了斗篷。


是一对恋人。男子长的较高,和江枫眠差不多,单马尾被红色的发带扎起,脸上毫无表情,只是对着江枫眠行了一礼。女子就比较矮了,一头漂亮的长发被她理出了黑色的斗篷之外,一双好看的桃花眼正笑眯眯的向着两人看去。


“长泽,藏色,你们终于回来了。”


江枫眠道,江厌离微微一笑,递过来了两杯红茶,两人一笑接过了红茶,喝了一口。


“枫眠,我怎么一路上都没有……”


“抱歉。”江枫眠站起身,朝着两人,深深地鞠了一躬。“阿羡他,自从十三年前去了一趟云深府之后,再也没有回来了。”


藏色诧异的看向了他,微微张嘴,却说不出什么话来。


魏长泽也只是握紧了她的手,以示她安慰,实则也是在给自己一个安慰罢了。


魏无羡,在十三年前又去了一次云深府之后,便再也没有回过云梦府。江枫眠甚至托人,去云深府找他最后见过面的人——蓝忘机打探关于他的消息,却也不得而知。


像是整个人都人间蒸发一样。


从江枫眠知道魏无羡不见了之后过了几日,温若寒竟派人前来慰问,说是听说江先生的故人之子不见了,过来慰问慰问,但他们也只是过来看个笑话罢了。


在几十年前,云梦府曾闹出过一件事来。


魏长泽是吸血鬼,是隐性的吸血鬼,一直到他成年的时候大部分特征才暴露出来。但他自己也并不知道,因为他是小的时候被江枫眠所救,带回了云梦府的,江枫眠也不知道。


当年吸血鬼的特性显示出来的时候,两个青年还慌乱了一阵子,江枫眠把魏长泽藏了起来,一直到他可以完全隐藏住吸血鬼的样貌了之后,他才把他放了出来。


几年之后,江枫眠偶遇虞紫鸢,大抵是一见钟情,后来两人两情相悦,便结为夫妻。但在后来某一年的一天,两人吵了一架,说是江枫眠弄坏了虞紫鸢的簪子,虞紫鸢一气之下回了娘家。


然而事情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像是说好的一样。


说是云梦府的负责人江枫眠私藏吸血鬼,说他图谋不轨。


后来虞紫鸢回来了,出马压阵,流言小下去了一些,最后还是两人妥协,魏长泽出面,并且由所有云梦府的人和魏长泽帮助过的人证明,魏长泽并不是害人的吸血鬼,事情便也作罢。


后来,魏长泽主动提出,去其他地方走走,江枫眠无奈,只得放的他离开。好在他遇到了藏色,两人相爱之后有了孩子,便是魏无羡。


吸血鬼的血统会遗传,他们都知道,但魏无羡一出生就是一副人类婴儿的样子,丝毫吸血鬼的样子都没有。两人想了想,将他托付于江枫眠照顾,随后每隔几个月便去看他一次,然后再次离开。


这次不知是什么原因,两人竟然一连十三年都没有再回来了,更不幸的,果然还是魏无羡失踪的消息。


他们这一次回来,主要还是为了魏无羡身上那一半吸血鬼血统的问题,他们担心魏无羡会突然在外人面前暴露了吸血鬼的样貌,现在却连人的消息都不知道,他们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难过。


江枫眠早已经加大了搜索的范围,哪个地方有了什么新的吸血鬼,或者哪个地方突然出现了疑似魏无羡的身影,他都会派人去查看,每次都空手而归。


“抱歉。”


江枫眠又说了一次,却始终没有起身,一直到藏色回过神来,魏长泽已经扶起江枫眠了。


江澄和江厌离在一旁一直都不说话。


他们也担心啊,魏无羡从小就和他们姐弟二人生活在一起,也早有了很深的感情。他们又怎么不会不担心魏无羡呢。


“无事。”魏长泽摇了摇头。“错不在你。”


“我们就应该回来的早一些的。十三年前温氏蛮不讲理,在其他地方到处拐走十五岁到三十岁不等的人,当初长泽他担心我,便没有回去。后来,更是发生了不少的事情,一直拖延到了现在。”


藏色摇了摇头。


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阵的敲门声,两人警惕的看了一眼门口。听得来人又开口喊了一声宗主,知道是平时辅助江澄的一位很深得江澄信赖的手下——江叔之后,又松了一口气。


江澄让他进来,江叔打开了门,在进来之后,有很小心的关上了门。他朝着魏长泽和藏色敬了一礼,亦向江澄也行了一礼。


“江叔,你不是和紫鸢回一趟虞山了吗,有什么事吗?”


开口问的是江枫眠,江叔转头看向他。


“是这样的,虞夫人和我前些日子路过彩衣镇的时候,听得彩衣镇的人说,云深府的二公子捉到了一只吸血鬼,似乎没有要杀了他的意思,现在正囚禁在地牢之中。虞夫人让我赶紧回去告诉您。”


“吸血鬼?蓝忘机他抓的?”


“是。”


江枫眠沉思了一阵子,看了一眼魏长泽和藏色。


“明日我亲自去看看。”随后又转身看向了他们两人,缓缓道:“我先安排你们住下吧……这次回来之后,还要走吗?”


两人默契的对着他行了一礼,摇了摇头。


他们这次,是真的回家了,不会再走了。


tbc.


评论 ( 1 )
热度 ( 32 )

© 神秘女孩的秘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