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黑乔忘羡长顾 看我不顺眼就走
更新随机掉落
基本不写短篇
其他看置顶吧

【忘羡】互换乎?(12)

。云梦江氏大弟子被捡叽×姑苏蓝氏二公子羡


。是 @朝花夕拾 小可爱的点梗


。是胡言乱语的醉酒羡(我好喜欢写醉酒羡哦


。新年快乐呀!!











12.


魏无羡和蓝忘机在莲花坞也有两三个月了,中途有几日也还是会回姑苏蓝氏去看看,魏无羡他更想知道的是关于蓝曦臣的消息,每次却又都不得而知。


他特别担心蓝曦臣的安危,要不是他上次落下的腿伤,他几乎想要自己一个人走遍他认为蓝曦臣会去的地方然后找他。


理由很简单,蓝曦臣把他当成了亲兄弟一般对待,他自己每次不开心的时候,也总是有蓝曦臣在一旁安慰,给予他大哥的安慰。


但是,更是处于私心,他想要知道,当年为什么蓝曦臣和蓝启仁决定要收养他,是真的只是想让他顶替被偷的蓝忘机的位置吗。


他不知道。


这件事一直是他的一个心结,就算他与亲生父母重逢,就算他回到了他本来就应该生活的地方,也是他自己一个人无法打开的心结。


魏无羡坐在了莲花湖中央的亭子里,独自拿起了酒坛子,一饮而尽。


可事到如今,他又在期望些什么呢?


他又拿起了一坛酒,喝了起来。


藏色散人和魏长泽就站在了不远处的湖边,借着树木遮掩住了自己的身型,却一直盯着魏无羡看去。


他们已经看魏无羡喝酒喝了很久了,他们总是觉得,这样的魏无羡让人看着很是凄惨。


正当他们打算上前阻拦魏无羡不能再继续喝下去的时候,蓝忘机从一旁走了过来。


“魏叔叔,藏色阿姨。”


“是忘机啊,你快去劝劝阿婴吧……他已经喝了好几坛酒了,喝多了对身子不好。”藏色散人顿了顿,又继续道:“你们这辈的事情我们也不是很懂……你应该能猜到吧,阿婴他为什么会这样的原因,阿姨只能拜托你去了。”


蓝忘机沉思了一阵子,点了点头,走了过去。


他刻意的没有隐藏自己的气息,就是为了让魏无羡能感觉到自己正在靠近。


果不其然,他才刚刚没走出多少步,就看见魏无羡转过头来看向了他。


“啊,蓝湛。”


魏无羡举了举手中的酒坛子,对着蓝忘机笑了笑。


蓝忘机也没有停下步伐,而是走到了魏无羡的身旁,拿走了他手中的被他喝剩下的酒坛子。魏无羡伸手想要去夺,却发现怎么也夺不过蓝忘机。


“酒不易多喝,伤身。”


“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有没有伤我的身?”


魏无羡一边说着,又打算伸手去夺,被蓝忘机看穿,他再一次拿走了酒坛子。


魏无羡站在了他一开始坐着的亭子边缘,他看起来有些不高兴了,打算继续夺,谁知一个没站稳,脚底一滑,整个身子向后倒去。


“!!!”


蓝忘机一惊,也顾不上手中的酒坛子了,双手伸向了魏无羡就准备去拉住他。


伴随着酒坛子落在地上砸碎的声音,魏无羡感受到了自己被蓝忘机拉住并且停在了半空中。


蓝忘机一手拉着他的胳膊,另一只手扶着他的腰,算是不容易的让他免于落水,但魏无羡却满脑子想着的是蓝忘机扶着自己的腰的那只手。


蓝忘机把他拉了回来,谁知魏无羡就这样赖在他怀里不动了。


仔细想想,几个月前从他受伤之后开始,这样类似的亲昵的动作虽不说时时都有,但几乎每天或者一天隔一天都会有。


蓝忘机他到底是想要干嘛呢……


“蓝湛。”


“嗯。”


“你有没有想过,江宗主……江叔叔他为什么要把你捡回来。”


“你呢。”


“什么?”


“有没有想过,为何泽芜君……兄长要把你捡回来。”


“想过。”魏无羡认真般的点了点头。“肯定就是为了隐瞒当时你被偷走的情况呗。”


喝醉了的人会开始讲胡话,还好像戳到了蓝忘机的心疼之处,蓝忘机不爽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叹了口气。


“若不是呢。”


“什么不是?”


“若不是为了这样呢?”


“……那我怎么知道。”


随后蓝忘机也不再问了,魏无羡也不再多说些什么了,只是静静地窝在蓝忘机的怀里一动不动。


蓝忘机看着这样的魏无羡摇了摇头,只要这个心结不解,一旦魏无羡喝醉了或者发烧烧糊涂了之后就又要开始胡言乱语了。


可这心结又该怎么解开呢。


他不得而知。


恐怕,还得找到失踪的蓝曦臣。


蓝忘机静静待了许久,忽的听见了怀中的人小声呼吸,低头看,竟是魏无羡就这样子睡着了。


他看向了不远处,藏色散人和魏长泽竟然还在那里等着,藏色散人看上去焦急的不行,一旁的魏长泽倒是依然一动不动的站着,时不时的看一眼他们,随后又看向了身旁的藏色散人。


他点了点头,随后抱起了熟睡的魏无羡向着两人走去。


三人汇合,只是谁都不说话,都只是静静地看着睡着的魏无羡。


他们早就听说,魏无羡在蓝家的时候,整天都摆着一张一张笑脸,虽每日可见,却让蓝家的长辈们都看不腻,好似要是哪一天这张笑脸消失了就让他们慌心的不行一样。


可现在谁都看得出来,现在的他哪里是笑的自然,更是勉强的,如此触目惊心。


“解铃还需系铃人,只能等找到兄长。”蓝忘机轻声道,魏长泽和藏色散人也不得不承认,确实如此。“魏叔叔,能否多住几日?”


“可。”


“我去和紫鸢她商量一下就好,忘机你想住几日都是可以的。”


藏色散人道。


“多谢。”


蓝忘机带着魏无羡扬长而去。


藏色散人立在原地,看着两人的背影,不禁眯起了眼睛,一脸看好戏的表情让魏长泽皱了皱眉。


她转过身看见魏长泽看着自己的表情,轻笑一声。


“怎么,我的表情很奇怪吗?”


魏长泽沉思了起来,没有回答。


“关于阿婴这样我肯定担心……但是你不觉得,他们两个的相处方式,和我们有些相似吗。”


藏色散人摆了摆手,得到了魏长泽的微微点头。


哪里是有些相似,根本就是一模一样了吧。


看来他是摆脱不了蓝家人咯。


藏色散人摇了摇头,拉着魏长泽去找虞紫鸢和江枫眠去了。








一直到第二日巳时,魏无羡这才悠悠转醒,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感觉到了一阵刺痛。


昨天他这是喝醉了?他好像是看见蓝忘机了吧?他有没有和蓝忘机说些什么奇怪的东西?


一阵思考之后他又揉了揉太阳穴,似乎回想不起来了。


还在思考,便听得有人推门而入,他抬头看去,果不其然的是蓝忘机来了。他只是看着蓝忘机无声的走了进来之后,却迟迟不关房间的大门。


魏无羡:?


没有关上的大门外,突然走进来了一个蓝白色的身影,魏无羡大吃一惊。他对着魏无羡微微一笑。


“!!!泽芜君!!!”


tbc.


评论 ( 6 )
热度 ( 92 )

© 神秘女孩的秘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