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黑乔忘羡长顾 看我不顺眼就走
更新随机掉落
基本不写短篇
其他看置顶吧

【忘羡】今夕(10-12)

。神父叽×吸血鬼羡


。我在写些什么东西哦(。)


。新年快乐呀










10.


云深府当天傍晚,恰逢两位守门人换班。两个前来换班的守门人才站了没多久,就看见了一位穿着白色大褂的女人缓慢的走了过来。


女人扎起来的高高的马尾随着风飘着,她带来的的斜挎包上,有一个鲜明的红色的十字。


是医者。


两位守门人互相看了一眼,见女人缓慢的来到了云深府的门口,还是对她行了一礼。


“这位……医生,请问您来我们云深府是有什么事吗?”


“治病。”


很豪爽的女声突然传入两人耳朵。


“医生,我们云深府有专门治病的医生的。”


言下之意就是他们不需要外来的医生,除非她是来投靠云深府的。


温情白了两人一眼。


“前些日子,你们蓝二先生捉回来了一只吸血鬼——我没说错吧。”


两个门生倒吸了一口气,其中一个急急忙忙的跑了进去。不等一会儿,他就领着蓝忘机出来了。


“这位姑娘如何称呼。”


“贵重称呼不敢,那家伙叫我情姐。”


蓝忘机点了点头,想必是姓氏不能暴露与外人口中。


他也只是吩咐了几句,带着温情就进了云深府,一路绕就来到了地牢,还没进去,温情的眉头就皱了皱。这地牢有着十分重的神父的气息,重到连温情都感到了一丝丝的闷。


蓝忘机一路带着她来到了地牢的最深处——魏无羡所在的那个牢笼之中。


这个牢笼中神父的味道最重,几乎连其他味道一点都感受不到。温情的眉头在皱起来之后,就在也没有放下了。


说是牢笼,倒不如说是个正常的房间——床、桌子、衣柜一系列一个卧室该有的东西都有。而此时此刻的魏无羡,正坐在床上背对着两人。


两人将牢笼的门打开,温情率先走了进去,她相信蓝忘机不会把他们两人都关进去的。


果然,蓝忘机没有锁门,而是也跟着进来了。


“别装了。”


温情开口,还不到一瞬间,就看见魏无羡忽的向着他们倒去,蓝忘机眼疾手快的接住了魏无羡即将要跌倒的身子,尽管他跌的地方有柔软的床。


蓝忘机紧张的看去,却发现魏无羡的脸色更加苍白了,脉象也是越来越微弱。


温情看着魏无羡,摇了摇头。


“给你两个选择。一是继续关他在牢笼里,然后看着他越来越微弱然后死去。二是放他走,然后离他越远越好。”温情看了一眼蓝忘机,随后转身欲走,“今晚八点,我在后山等你的答复,过时不候。”


随后,温情大步的离开了。











11.


是夜,后山处一片寂静。


温情和温宁两人找的那暂时隐居的地方,正是这座紧凑着另一边云深府的后山。


温情也正如约的站在跟蓝忘机事先约定好的地点等着了,她不耐烦的看着天空,今天的天气一般般,虽然乌云密布的,却丝毫没有一滴雨点滴下来。


乌云一看就是短时间都不会散去的样子,而温情不耐烦的跺了跺脚,又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怀表,打开一看,距离八点还有一分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却始终没有等到任何人来。


距离八点整还有十秒,温情合上了怀表。


还有五秒,温情将怀表放进了口袋之中。


还有一秒,她转过身,准备离开。


云深府八点的钟声回荡在了整个后山和云深府,铿锵有力的敲打在每个人的心中,温情微微摇头,快步走开。谁知,才踏出一步,不远处就传来了一丝丝的动静。


她撇过头去看了一眼,果不其然,蓝忘机如约而至的来了,带着魏无羡一起。他知道的,如果蓝忘机真的带着魏无羡来了,那就是他做好了一切准备了。


一切知道真相的准备,和一切和外界对抗的准备。


此时此刻的魏无羡却只是安静的窝在了蓝忘机的怀里,像是睡着了一样,脸色惨白的却和之前她看到的相比要好一些了。


温情皱了皱眉,上前一步,嗅了嗅,随后又把脉了起来。


一开始刺鼻的神父气息几乎刺激着她的整个鼻子,但在把脉的中途,这味道却又不刺鼻了,倒是柔和了起来。


“你给他喝了谁的血?”


温情严厉道。


但是蓝忘机不语。


温情看上去有些气炸了。


“你最好告诉我,你给他喝了谁的血。”


“……我的。”


见温情这样生气的模样,蓝忘机这才缓缓道出了真相。


原来是在温情走后不久,蓝忘机将魏无羡安置在床上的中途,却看见魏无羡突然醒了过来。他的眼瞳是血红色的,混沌的血红色,也布满了血丝,像是在忍耐什么的。


蓝忘机小心试探,却得到了魏无羡的一瞪。


他看见魏无羡的双手死死的抓着被子,用力的好像要把被子都撕破一样,可他却再也不去看蓝忘机了。嘴里还轻声的在那里说着些什么,好像是,血。


随后,就看见魏无羡突然的扑了过来。


蓝忘机猝不及防,被魏无羡一扑,险些没有站稳。待他站稳之后,魏无羡又没有了动作,但他的声音却清晰的传入了蓝忘机的耳中——想要喝血。


下一秒,蓝忘机又感觉到了肩膀上的刺痛,微微看去,竟是魏无羡已经咬破了他的皮肤,在吸吮着流出来的血!


他没有制止魏无羡,他不知道他喝了自己的血会怎么样,但是他知道,要是不喝,他会很难受。


他本以为魏无羡会一直喝下去,没想到,他只是舔了两口随后就再也没有动作。


蓝忘机好奇的看了过去,却发现原本红色的布满血丝的眼睛此时此刻却清晰了起来,他仿佛从这双眼之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魏无羡轻抚过蓝忘机被他咬破的地方,嘴里只是喊着他的名字。


“蓝湛……你……疼不疼……”


蓝忘机摇了摇头,轻轻地拍了拍魏无羡的头,并将他拥入怀中。


“蓝湛,这里神父的气息真的好重啊……”


“睡吧。”睡一觉就好了。


于是魏无羡顺势就缩在蓝忘机怀里睡着了。一直快要到温情和蓝忘机约定的时间,他还是没有醒,于是蓝忘机只能这样带着他来了。


温情听了一愣一愣的,眉头瞬间皱起然后又松了开来。


她摇了摇头,还顺带着叹了一口气。


“罢了罢了。跟我来吧。”















12.


温情带着他来到了他们三个人隐居的房子,这房子不大,很小,却能容下四五个人。本来这似乎是荒废在这里的一座屋子,也不知原主人是谁,魏无羡他们来的时候只是看见门上有一张似乎是屋子原主人留下的字条。


字条上的字写的龙飞凤舞的,潦草得很,却又不失雅,反倒有一种潦草美,看上去有些像女子写的字。


说是她本来是和她的丈夫一起云游四方时在姑苏这一块居住的地方,但是他们要回家去见他们的儿子了,所以把这个房子留下来给路过的旅人当个落脚点。


当然,若是真的没有地方可以住的,也可以在这个屋子里住下,但一定要留个几间房子给路过休息的人。


大致是这样的话,著名只有一个字——泽。


这对当时没有住处的魏无羡他们可谓是雪中送炭了,虽然没有这么严重。于是他们就在这里住下了。


第二天魏无羡就去找蓝忘机了,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温情和温宁帮他整理了一个房间,却死活不见他回来,温情这才出来找他,得知被蓝忘机抓了。


她打开了门,就看见了温宁正在打扫卫生,温宁看见温情来了也是一脸高兴,随后就看见了跟着进来了的蓝忘机之后,本来想凑上来的想法又被他自己拍了回去。


“我弟弟温宁,他比较怕生。”


温情留下了一句让温宁继续之后,带着蓝忘机去了魏无羡的房间。魏无羡的房间很是简洁,他这间似乎是这个屋子的原主人住的地方,但是因为装饰的魏无羡都很喜欢,于是就住在了这一间。


蓝忘机进去之后,将熟睡的魏无羡平放在了床上,为他盖好了被子。动作轻的不能再轻,眼神温柔的不能再温柔了。


“冒昧问一句,蓝二先生,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恋人。”


“恋人?”


“我们刚成为恋人不久,他就不见了。”


蓝忘机的目光死活没有从床上移开过,好像他要是一看向其他地方,魏无羡就会原地蒸发一样。


像十三年前,匆匆的告别,却没有了他的任何回音和下落。


明明他才刚刚如愿以偿的可以和爱人一起,却在下一秒失去了他。


“既然他都喝了你的血了,我也该跟你说说他到底是什么情况了。”温情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看向了站着的蓝忘机。“蓝二先生有没有听说过——Va计划?”


蓝忘机这才将目光转移到了温情身上。


他坐在了床边,手紧握着魏无羡的一只手,然后一副静静听取的样子。


他不可能不知道Va计划。


“魏无羡他,是Va计划的最后一个实验品,也是唯一一个半成品。”


Va计划是温府的一个吸血鬼实验计划,据说一开始是因为温若寒想要吸血鬼的永生的能力,于是开始派人研究。温府在十五年前就开始绑架十五到三十岁不等的男女,就是为了进行这个实验。这个事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却都因为惧怕着温府的实力,都不敢出声。


而十三年前,因为魏无羡失踪一事,几乎所有人都联想到了温府的这个实验。这个事情,成为了温府和四大名府的引火器。


云深府和云梦府为主力,兰陵府和清河府还有其余不少小府作为助力,终于在十二年前,进行了这场射日之征。结果自然是四大名府获得了胜利,温府连同Va计划一起销毁在了岐山。


但是,就算是这样,他们还是没有找到被捉走的魏无羡。


“Va计划之中,被用来做实验的人包括温府内的一些人一共有300人。其中,有279个人是实验失败了之后死了的。有20人,是实验成功了并且变成了吸血鬼了的。但是其中18个人都已经死在了射日之征。”


她的意思就是,她和温宁也是这个Va计划的实验品,还是成功的变成了吸血鬼的成功品。


“要知道这个实验只有成功和失败,不存在半成一说。”


蓝忘机皱起了眉。


“他——”


“魏无羡他之所以成了半成品,是因为他体内流淌的血液和实验的药剂产生了排斥。药剂不会对人类的血产生任何排斥,这是前面299个例子所得的结果。”


温情站了起来,打断了他即将要说的话。


蓝忘机诧异的看着她。


如果对人类的血没有任何排斥,那魏无羡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烈的排斥反应?除非……他不是人类?


那要这么说的话她的意思是……魏婴,本应该是,一个吸血鬼?


温情看着他原本平静的表情之中渐渐显露出了差异的神色,不禁奇怪了起来,但是后来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又把想问的问题收了回去。


她摇了摇头。


“也是,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吸血鬼,你更不可能知道了。”


蓝忘机沉默。


那关于他是吸血鬼的这件事,又有多少人知道呢。云梦府的江先生和虞夫人知道吗?一直和他同居的江澄和江厌离又知道吗?


“知道刚开始我为什么一直要问你给他喝了谁的血吗?”温情没有等蓝忘机回答,而是直接继续说道:“所有失败了的实验品都有一个问题所在,就是如果不给他喝人血,他就会发疯,最后致死。当然,魏无羡也有这个问题。”


“他这几年……”


“放心吧,我给他喝的都是动物的血,动物的血没有任何影响,这十三年他都是这样过来的。而且你已经给他喝了你的血,只要等他发作的时候再给他一两滴直到他不发作为止。”


只要用神父的血来化掉药剂的效果的话,那他也不用每个月都要发一次疯了。


温情并没有告诉他这个。


要是告诉了他,他岂不是要心疼死了。


温情叹了口气,交代了几句之后,就离开去找温宁去准备晚饭去了。


整个房间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魏无羡轻微的呼吸声此时此刻一下下的抨击着蓝忘机的心口,像是十三年一直紧闭的大门如今正在一点一点被敲开一样。


tbc.


评论 ( 1 )
热度 ( 39 )

© 神秘女孩的秘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