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黑乔忘羡长顾 看我不顺眼就走
更新随机掉落
基本不写短篇
其他看置顶吧

【忘羡】错乱(13)

。三对忘羡称呼


  重生后的羡羡和汪叽——魏无羡和蓝忘机


  老祖羡和那个时期的汪叽——魏婴和蓝湛


  求学时期后的羡羡和汪叽——小魏婴和小蓝湛


。主剧情向 感情戏少 因为我不会写(。


。这章是很久以前就写好的草稿所以肯定有很多很多不太对的地方理解一下   以后有机会就改

















13.


熟悉的声音从身后慢悠悠的传入了他的耳中。可他似乎还不过瘾,好像要将这句话琢磨个十百遍百千遍千万遍一般,将整句话都琢磨透彻了,再细细的放在心底,永远都不要拿出来的才好。


江澄缓缓转过头,浓厚的黑雾之中,竟有两人清晰的站在了他的身后。


魏无羡勉强的扯着嘴角对着江澄身后的两人,疲惫不堪的笑着。


魏无羡本人无心注意的蓝忘机投来的无数个担心他的目光,却全被身旁的四人尽收眼底。


小魏婴和小蓝湛都不得不承认,蓝忘机真的对这位莫玄羽十足的宠。像是捧在手中的珍宝一样,连拿起放下都是十分小心翼翼,害怕他随时碎掉;可又像是失了这珍宝许多年,想要将它留在身边,时时刻刻的护着它,以防再次失去一样。


两人不解,魏婴亦是不解。


既然有三个时间段的魏无羡和蓝忘机,就肯定有三个时间段的江澄,更何况之前在蓝家,他们也看见了三个蓝曦臣。那就肯定有两个时间段的江厌离,还有最早那个时间段的江枫眠和虞紫鸢。


而这两人,定是他在成为夷陵老祖之后不久的,江厌离与江澄。


现在,除了江澄也没有人认得他是谁,所以他也能这样的抱着一丝安然与江澄对话。否则,他都不知要如何面对都因他而死的江枫眠虞紫鸢和江厌离。


“你不过去吗。”


魏无羡突然开口了。


没人知道到底是对谁说的,迎来的却是一阵沉默。


这是江家的家事,与蓝家无关,三个蓝忘机也都没有说话,可应该与莫玄羽无关的他,却这样开口了。


小魏婴看着这样的江澄,脸上浮现出的一丝丝微妙的表情像是同自己十三了多年的亲人相聚一般的,更是欣喜,亦是诧异。他不敢上前,他知道,这师姐不是他那个时空的。


魏婴却是真真正正的不知要说些什么。


现在的他,还有资格与那两人谈话吗,他认为是没有的。


许久,连魏无羡都觉得自己不再会回答自己的时候,魏婴却突然的开口了。


“还是……就在这里好了。”


还是就在这里,看着江晚吟和师姐就好了。


魏无羡耸耸肩,表示随意,反正他也并不打算过去插手。他现已经是姑苏蓝氏之人,他是这么想的。


“……姐?”


江澄的声音甚至还略微的有些颤抖,听的让江厌离却有些疑惑又好笑。


她微微的扬起了嘴角,眼睛却是微微的向着江澄的身后撇去。先是看见大小忘羡的诧异,随后又是看见了魏婴的欣喜。


“阿羡也在呢,看来日子过得还算不错呀。”


魏婴勉强的挤出一丝笑颜来,来面对江厌离。


可江厌离看得出来,在乱葬岗呆了好几个月的魏婴,身形却消瘦了起来,和原来,已经是不能比了。


“是未来的阿澄吧,没想到阿澄当了宗主之后竟然格外的有样呢。”江厌离慢慢的走进,一旁江晚吟不语的跟上。“身后那少时的阿羡和蓝二公子,也是因为这错乱而出现在这里的吗?”


江澄看着这样的江厌离,微微的点了点头,表情之中,竟难得有了一些欣喜,却又有些不爽。


只是江厌离却一直盯着魏无羡与蓝忘机看去,蓝忘机颔首,魏无羡却微微的笑着。三个人都这样的不说话,整个场景寂静了几分。


黑雾在某一处却又再次消淡了一些,又有两人的身影若隐若现的显现在了众人的眼中。


同江澄一样的江家衣袍,腰间还挂着的九瓣莲纹铃。


这两人是江枫眠和虞紫鸢。


两人只是奇怪的看了看四周的人,两人的目光却在小魏婴身上停留了许久。虞紫鸢一脸气愤的转过头,看向别处,而江枫眠却对着小魏婴笑着。


后者自然是还给了前者一个微笑。


江澄到更是诧异欣喜,自从莲花坞被毁,江澄就在也没有见到两人,现在又不知魏无羡做了什么妖,竟然将江枫眠与虞紫鸢再次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看这样子,我莲花坞是乱时的截点了?”


“江宗主倒是对这禁术有所耳闻?”


魏无羡倒是诧异,没想到江枫眠竟然对修复时空错乱的禁术有所了解。


江枫眠闻声而去,便看见了魏无羡。


他倒也认得出蓝忘机,他与青蘅君也算是挚友,也曾听说他有了两个儿子。虽后来去了几趟云深不知处,却始终没有见到这两个青蘅君的儿子。


蓝忘机长的与青蘅君极像,若不是他那面无表情的样子和他那琉色的眼睛,江枫眠可能真的以为青蘅君也来了。


“不知这位公子怎么称呼?又是在哪里找来的禁术全本?”


看来江枫眠也只是知道有这一种禁术和他的施展效果而已,对其他的一概不知。魏无羡思考了一小下。


“无名小卒,不足挂齿。反正只是一路过修复此错乱之人而已。这错乱影响到了我道侣,我自然是不能不管。”魏无羡微微的笑了笑,仿佛从来都不认识江枫眠一样,随后他又继续道:“至于这禁术全本是哪里来的嘛……恕我无法告知。”


“既然公子无法告知,那便罢了。”


江枫眠很会抓重点,那人是未来蓝忘机的道侣,而云深不知处又有一藏书阁藏了各种禁术古书。以他的身份,进入藏书阁并不难,想必是在那里找到的了。


江枫眠行了一礼,笑着点了点头。


魏无羡也回了他一礼。


“为何。”


蓝忘机忽然轻声的一问,却道是将魏无羡问住了。


“……为何不告诉他我到底是谁吗?”


魏无羡摇了摇头。


告诉他们因为他所以莲花坞曾毁于一旦,后来还成为了十恶不赦的夷陵老祖,与江家断绝,还被万鬼反噬致死?他也是有分寸的人,倒还不如不说的好。


况且,现在的他又被莫玄羽献舍,他们又哪里知道这么一门禁术?顶多是当自己夺舍回来报复的罢了。


江澄愣愣地看着曾经已故的家人,心中不免的躁动,可却又不敢伸出手,以防这只是个梦境,是自己过于想莲花坞的梦境。


先动手的是江厌离。


她伸出了手,似乎是想要给江澄一丝安慰,她看得出来,江澄仿佛随时都会碎掉一样,残破不堪。


这样一下,江澄这才颤颤巍巍的伸出了他的手。


在江厌离的手抚上江澄的手的瞬间,一声奇怪的声音打破了整个寂静。


江澄一愣,猛然回首,收回了手迅速转过身去。


站在他身后的魏无羡,却不知怎的,突然猛的喷了一口血。面前的地上尽然还看得见一些血迹,他的眼角,却也开始缓慢的流出血泪来,脸色瞬间惨白了起来。


“魏无羡?!”


这样的一开口,却使得整场又陷入了一阵寂静。


魏无羡忽的没有站稳,险些倒在地上,幸好蓝忘机在身旁扶了一把。魏无羡顺手扶住了蓝忘机的胳膊,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蓝忘机拿出手帕,轻轻地拭去魏无羡眼角的血泪。


他摇了摇头,只是随手将嘴角的血拭去,随后又站稳面向着江澄无奈的笑了笑。


这一下,却使得魏无羡的脸色更加惨白了一些,又是两条血泪,不断的流淌着,滴到了地面上。


蓝忘机不断的用手帕拭去血泪。


“我还想瞒着他们的……你怎么就这也暴露了我啊……江澄……”


有气无力的声音从他口中传出,江澄的脸色却又更加严肃了起来。


已经开始七窍流血了,只是因为江澄与江厌离的一次触碰。他还没有金丹,肯定坚持不了多久的。


谁又知道,江澄的这一声喊,将多少人的心思拉到了远方,久久未归。


为何魏无羡的样貌改成了如此这般,又为何会同蓝忘机是道侣。两个问题,无人询问,也无人应答。


江澄就差将紫电抽出好好询问他一遍了,难得的眉间露出了一丝担忧,又很快被他抹去。


蓝忘机将魏无羡护入怀中,为他输送灵气。他却闭上了眼,开始缓慢的调整呼气。他似乎不打算解释,只希望这个修复禁术快些结束,好让自己能够休息一阵子。





“你……你是夺舍?!你怎么能夺舍?!”


谁知,一旁的魏婴却突然开口了。他看上去愤怒极了,似是在愤魏无羡,又在愤自己。


他怎能夺舍?!他又怎能、去玷污像含光君这样的正人君子?!


蓝忘机是断袖也罢、道侣竟是……竟是……


“不是夺舍。”


蓝忘机却开口了。


不是夺舍,那又是什么?


“不是夺舍,我又怎可能样貌有异、我又怎可能会活?!”


谁都没想到他居然会是这样的想法。


他这是,已经有了向死的打算?


魏婴知道的,修鬼道,不会有好下场的,也不会久命,最多也就再活个一两年。下场,最多也就被万鬼反噬罢,也没得多惨。


“阿羡……”


“阿婴。”


江厌离和江枫眠的声音不约而同的传入了魏婴的耳中,似是很久没有听到两人这样子叫他,他有些愣神的看着不远处的两人。


“蓝湛……”


“我在。”


“先别解释了……让我缓缓……”


“好。”


短短两组对话,脑子有些清楚的人都知道,这蓝忘机,动的可是真心真情。他紧张极了关于魏无羡的一切。


一开始魏婴甚至还有些希望,以为是自己不知怎么复活后,死缠烂打的缠着蓝忘机,然后日久生情之类的,可现在看来……好像有那么一丝丝的不太一样。


可像蓝忘机这样的人,又怎么会喜欢他这样的人?


过了些时候,魏无羡可算是缓了过来,他揉了揉太阳穴,然后看着魏婴。


“想要知道真相是吧,就当接个穿吧。我这是被人献舍,强行献舍。”魏无羡停了停,瞥了一眼一旁的江枫眠和虞紫鸢,两人沉默,江厌离亦然。“你肯定一直在想,像含光君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喜欢我……或者说是你,对不对?你是不是以为是我死缠烂打缠着他?”


魏婴沉默。


“事实上并不是——这是你家含光君先动的情,他早在很早很早的时候喜欢上你了,可惜,你并不知情。”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186 )

© 神秘女孩的秘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