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黑乔忘羡长顾 看我不顺眼就走
更新随机掉落
基本不写短篇
其他看置顶吧

【忘羡】仙。(1)

。神仙忘羡夫夫设定

。ooc警告严重ooc警告

。主忘羡 副曦澄 可能带一点追凌和桑仪

。师姐姐夫没死有 姐夫重伤 但是情姐姐还是被挫骨扬灰了

。↑忘羡上天的时间是在是穷奇道温宁重伤金子轩之后 所以师姐没死!!

。带团子玩

。混了这么久的我也终于要开始交党费了xxx

。青蘅君和蓝夫人还有魏长泽都是上仙 可能都会带他们玩一下 藏色散人在天庭有很大名声的所以也是

。开头带双道长玩w

。按照大纲来可能还会有第二部(?

。大概交代完了吧 想起什么再补

。这章开头的时间线大概是在穷奇道之后的第九个月↓


















1.

“魏婴,因为你习修邪魔外道,杀人无数,天庭留你不得,故将你贬入凡间十三年。”

雨,很大。

怨气聚集的乱葬岗上,依旧是成群的走尸。

这些全都是上次仙门百家来此时并没有完全除干净的走尸。不过这些走尸到也不是完全清除不干净,因为这里怨气太足,再加上每日定有人死于怨,而尸体又被投放在了乱葬岗,怨气再加。

他们无法得知是谁投放的,他们只知道的是,这乱葬岗的走尸是除不尽了。

最后,只得在周围筑起城墙,阻止走尸外侵。

雨点冲刷着整个乱葬岗,这也并没有将昏迷在此的魏无羡给冲醒。黑色的刘海和衣服紧紧的贴在了他的身上,脸上竟还有一些伤痕。

他昏迷的地方十分明显,随便路过一两只走尸都能发现他。但说来奇怪,走尸们也都没有对他下手,甚至还为他带来了一件不知道从哪里带来的衣服。

这雨一连下了七天,到处都充斥着强烈的阴气。

而终于在这第七天,魏无羡才顶着伤缓慢的爬了起来。轻轻地嘶了一声,却感觉自己的声音与原来的有些不一样。

昏迷了七天,声音略微的有些沙哑了。

他一手扶着额头,另一只手支撑着自己的身子。那些走尸披在他身上的衣服也落了下来,魏无羡眯起眼睛看了一眼,又重新将衣服披上。

他找到一棵树,靠在树根旁,闭上了眼,随后,又睁开了眼。原本棕色无光的眼瞳瞬间有神了起来,并且变成了红色。

啧……天帝那些家伙下手真重。

魏无羡揉了揉太阳穴。

休息了一些时间,他又打量起周围了。

是乱葬岗没错了,只是周围多出了那巨大的城墙。只是身上这件衣服……?

魏无羡捏了捏下巴,似乎是因为冷,又将这件衣服往身上提了提,盖住了自己整个身子。

这乱葬岗周围都已经竖起了这样子高的城墙,肯定是为了防止走尸出去,估计同时也是为了以防有外面的人进来。所以有人进来是根本不可能的,但是……总不至于是走尸吧。

魏无羡思考之际,雨渐渐地小了下去。

见状,他将腰间的陈情取了下来。将陈情送到了嘴边,吹奏出了一曲似乎是连他自己都没有印象的曲子。

这曲子的调子很柔,缓慢,让人感到十分安心。

周围的走尸开始慢慢的聚集了起来,但是都并没有什么攻击的样子,只是慢慢的聚集了起来,围在了魏无羡的周围。但是他并没有停下来,依然是继续的吹着。

一直到不远处开始传来不响的铁链声之后。

魏无羡皱起了眉头,看向了远处,似乎是魏无羡的这一举动将警惕地感情注入到了笛声之中,走尸们也竟然警惕了起来。

铁链摩擦声愈来愈大、愈来愈响。

感觉像是谁带着铁链正在赶过来一样。

“魏公子……?”

不远处发出了微弱的声音,使得魏无羡停下了笛声。

居然是温宁。

他走上前去查看,却发现了那铁链声的来源。

温宁的手腕、脚腕都被拴上了铁链,所以才会走路的时候发出铁链的摩擦的声音。

所以……温宁并没有被挫骨扬灰……被挫骨扬灰的是……

好你个仙门百家。

魏无羡嘁了一声。

“温宁,你和你姐姐去了金麟台请罪之后……发生了什么。”

“……我只记得我被关起来了,方才,听到了公子你的笛声,这才赶了过来。”温宁如实回答了他,顿了顿之后,反过来问到:“公子怎么又回来了?不是去天上了吗?”

魏无羡到也不奇怪他知道自己去天庭的事情,如果他被关的话,或多或少会听一些关于他的事情。

“还不是天帝那群人又将我赶了下来,顶多就是对我操控凶尸产生恐惧而已。”

魏无羡答道,却忽然的看到了一旁的凶尸缓慢的走了过来。那凶尸的衣服看上去有些破烂,却和温宁的没什么差别。而温宁也并没有对这具凶尸有任何的警惕,看来是个没有杀意的凶尸。

但魏无羡的注意力全在这具凶尸的手中——那是他的佩剑随便!

他谢过这凶尸,而凶尸也只是点了点头,离开了。

真是奇观……现在的凶尸和温宁一样都有自己的意识了吗……

魏无羡思索着,又将随便出鞘。一道不亮的红光闪过,魏无羡似乎是感到了随便的许久并未出鞘之后第一次的兴奋。

魏无羡持着随便,将温宁脚上的铁链全都斩断。

在他收回随便并挂在腰上之后的瞬间,他感觉自己眼前忽然地模糊了起来。

“公子?”

温宁轻轻的发问,魏无羡的耳边却传来了嗡嗡的声响,十分难受。

他开始慌了,他看着魏无羡的鼻子、耳朵、嘴角、还有眼睛突然地开始了流出了血。

这样七窍流血的症状,公子他是发生了什么吗!

他慌张的去扶魏无羡,还未碰到,却看到身前的人突然地倒下。

“魏公子!”

周围的走尸因为魏无羡的突然倒下,失了方寸,像群龙无首一般的,向着四周散去。










夷陵乱葬岗附近的一个小镇,这里依旧热闹如初,像是并不在意一旁的乱葬岗一样。

他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似乎自己与那些仙门世家毫无任何关系。

那唯一的一家酒家,也是整个小镇最热闹的一家。只是此时还早,并没有什么人在里面喝酒谈论。

一袭白衣和一袭黑衣突然走了进来,两人有说有笑的,随便找了一个位子坐下。

小二立马就招呼了上去,两人也只是点了些酒菜,就这样聊上了。

正当小二上完酒菜,准备继续去干活时,却被那白衣人拦住。

“你可曾听过这一旁的乱葬岗有什么奇怪的动静吗?”

白衣人是开门见山,小二打量着,看上去是个对乱葬岗不死心的哪家仙士。

小二也不隐瞒,笑着搓搓手,答道:

“两位客观有所不知,自从那夷陵老祖去了天庭之后,乱葬岗也没什么大事了。除了那次围剿。七个月前的一次围剿之后,那乱葬岗上的余留温氏也全都被杀了,尸体还在那伏魔洞里呢。”

“当真没什么事了?”

一旁的黑衣人道。

“……喔这样说的话,有一事不知算不算。”小二回想了一下,面部表情似乎露出了一丝丝惊恐,却引的两人的疑惑。他继续道:“今天还要早些的时候,我正从家中赶来,却忽的听到了一声笛声,笛声就持续了一小会儿就没了,随后就传来了一阵铁链摩擦声!声儿不大!我也是细细听了许久才反应过来。”

“是这样啊……”

“那,公子,我可以继续去干活了吗?”

“不是公子,是道长,去吧。”

白衣人笑着答道,而小二也只是尴尬的点了点头说是是是是道长,便继续去忙手头的事了。

“子琛,你怎么看?”

晓星尘手中已经拿起了碗筷,一点一点的将菜送入自己口中,并好奇的看向了宋岚,似乎是在等他回答。

宋岚也只是不紧不慢的吃完了菜喝了一口酒,才看向了这店的窗外正对着的乱葬岗围墙。

“除了夷陵老祖回归,怕不是没有其他理由了吧。”

晓星尘也点了点头,表示他也是这么认为。

吹笛驭尸,现在看来也怕是只有夷陵老祖魏无羡一人。

晓星尘也是才出山不久,光是听别人说的关于魏无羡的事情就有七八种不同的版本。但唯独不变的,就是他是用笛驭尸。鬼笛陈情,与鬼将军温宁也是。

听说魏无羡吹的一手好笛,可惜在旁人听来,感觉这笛声充满了阴森和凄凉。传闻鬼将军温宁更是所向披靡,无坚不摧。

但是谁知道关于这魏无羡的事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呢,晓星尘听说他曾是江家子弟,或许现在的小江宗主会知道一些真相呢。

“那走吧,我们去乱葬岗看看。”

晓星尘站起身,将钱放在桌子上,便与宋岚就这样离开了这家店。

两人还未离开这家店的门口多久,便看见一人在人少的街道上到处敲着门,似乎有着什么急事。

晓星尘看去,看见那人敲了门,被人拒绝,随后又找了另一家人,继续敲。他的背上,还趴着一人,但那人几乎一动不动,像是一副死人的样子。

晓星尘指了指那边,示意宋岚一起去帮忙。想必那两人是兄弟,但一人中途估计是出了什么事,另一人急于找人帮忙,却找上了平明百姓。

晓星尘快步走上去,拉住了这人。

对方似乎是并没有感觉到有人的接近,晓星尘的一接近便将他吓得转过身去,两双眼直愣愣的瞪着晓星尘。

这一转身,就使得两人完全愣住了。

这人……居然是活尸?!

那活尸背上的却是真人了。他的脸色却是十分苍白,若不是这苍白的脸色,或许他会看上去长的十分俊俏呢。

但是,晓星尘却觉得这张脸有些分外眼熟。

那活尸似乎是在看见了晓星尘与宋岚的佩剑,便警惕地向着后面退去。

正当宋岚打算拔剑将这具活尸砍到的时候,却被晓星尘拦下。

正常的活尸不会就这样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他一定是有什么不得不出现在人群中的理由。他一定是自己知道自己是具活尸,为了不暴露自己,只得来到这人少的街道来寻求帮助。

“这位……小兄弟,你背上的人实在是脸色太差,需要……”

“请、请您救救魏公子!”

tbc.








有啥遗漏的和有错的请一定要告诉我!!!!

顺便这个时候的晓星尘并没有瞎我当是私设的别问我这个!!!

第二章走这儿

评论 ( 4 )
热度 ( 188 )

© 神秘女孩的秘密 | Powered by LOFTER